知网查重

浅析政府起源和目的论中洛克的自由思想

发表日期:2020-01-28 22:55:32   编辑:aibing

  浅析政府起源和目的论中洛克的自由思想

  ——基于洛克《政府论(下篇)》

  摘要:在洛克的描述下,人类原来自然地处于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然状态,他们无须得到任何人的许可或听命于任何人的意志。既然自然状态是如此的自由和平等的状态,人们为什么要放弃这种自然状态而自愿进入政治社会?众所周知,政治社会存在着种种自由的限制,生活在政治社会中的人们不可能只听命于自身的意志,然而,舍弃自然状态让渡了一些自由是真的意味着丧失了自由吗?显然不是。在洛克那里,作为其理论基础的自然状态首先是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然而, 自然状态的不稳定性, 又使得人们为了实现真正的自由从而选择政府这一组织形式,通过政府制定的法律扩大和保护自由;同时,政府本身的目标就是保障人身行动自由和财产支配自由;不仅如此, 洛克对权力分立理论的论证, 也是从保障人民自由的角度出发的。可以说, 虽然洛克在《政府论(下篇)》中没有单独地就“自由”这个话题进行讨论,然而在他论述政府的起源及目的时,自由思想作为洛克政治法律思想的精髓和核心贯穿始终。

  关键词:洛克、自由、自然状态、政府、法律、权力分立

  自然状态下的人们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

  何谓自然状态?洛克的回答是“那是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他们在自然法的范围内,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办法,决定他们的行动和处理他们的财产和人身,而无须得到任何人的许可或听命于任何人的意志。”“这也是一种平等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中,一切权力和管辖权都是相互的,没有一个人享有多于别人的权力。”看起来,这种状态是完美无缺的,人们在自然状态下似乎享有着平等和自由的权利,但是,自由也同样意味着不受他人的束缚和强暴。自由的状态并不意味着放任的状态。“在这状态中,虽然人具有处理他的人身或财产的无限自由,但是他并没有毁灭自身或他所占有的任何生物的自由。” 一般看来,既然一个人是自由的,那么这个人应当拥有毁灭自身自由和他所占有的任何生物的权力,干任何他所欲求的事儿,比如说自杀(毁灭了自身的自由)、命令自己的孩子在家里写作业,不能孩子出去玩(毁灭了他人的自由)等等。但是洛克却认为他不具备这种权力,看起来这似乎与自由的自然状态是的相悖的了。但正如前文所说:自由并不意味着放任。如果一个人可以“自由”地毁灭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那这个人将损害他人的权利。为了避免所有的人为了自己的自由或一己私利而侵犯他人的自由和权利,应有一种人人皆知的自然法对这种自然状态下的人们起着约束作用,“而理性,也就是自然法,教导着有意遵从理性的全人类:人们既然都是平等和独立的,任何人就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 在自然状态下,自然法被交给每一个人去执行,每个人都有权力去惩罚违反了自然法的人。这样,貌似人人的自由都可以得到合理的保障了,不会有人以“自由”之名去侵害他人的自由,不再有人的自由会受到他人的束缚和强暴。然而,自然法被交给每一个人去执行真的合理吗?这样就能确保每个人都能不违反自然法吗?就能让每个人都遵从理性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在自然状态中,人人都可以成为所谓的执法者,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人人都有理由去惩罚甚至处死那个损害了自身利益人,然后贯之以捍卫自然法的名义。“因此,在自然状态中,一个人就是这样地得到支配另一个人的权力的。” 在自然状态下,人们是有可能充当自己案件的裁判者的。洛克认为:人们充当自己案件的裁判者是不合理的,自私会使人们偏袒自己和他们的朋友,而在另一方面,心地不良、感情用事和报复心理同样也会使他们过分地惩罚别人。所以,自然状态下的人们并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为了弥补我们在单独生活时必然产生的缺点和缺陷,我们自然地想要去和他人群居,共同生活,这是人们最初联合起来成为政治社会的原因,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也谈到“要寻找出一种结合形式……并且仍然像以往一样地自由。”是社会契约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人们为了更大程度地获取自由,从自然状态步入政治社会,为的是弥补自然状态的缺陷,以实现真正的自由。政府的形成也源于此。

  处于政府之下能获取更高层次的自由

  洛克认为:人们从自然状态步入政治社会,不可避免地要让渡自然状态中的某些自由,即放弃执行自然法、单独处罚违反自然法的人等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因此便丧失了自由,因为没有人愿意失去哪怕是一点点的自由。“人类天生都是自由、平等和独立的,如不得本人的同意……后者仍然像以前一样保有自然状态中的自由。当某些人这样地同意建立一个共同体或政府时,他们因此就立刻结合起来并组成一个国家,那里大多数人享有替其余的人作出行动和决定的权利。”,在政治社会中,人们处于政府之下,每一个人都舍弃了一定的自然权力(执行自然法的权力),比如说自己随意惩罚侵害自身利益的人的权力、杀死一个杀人犯的权力。在洛克那里,人的自然自由,就是排除他人意志干涉的自由,就是不受人间任何上级权力的约束,不处在人们的意志或立法权之下,只以自然法作为人们行动的准绳。在自然状态中,缺少了一种确定的、规定了的、众所周知的法律,缺少一个有权依照既定的法律来裁判一切争执的知名的和公正的裁判者,缺少权力来支持正确的判决,使它得到应有的执行。在政治社会中,人们获取的是处于政府之下的自由,即社会自由,相较于自然自由,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自由。人的社会自由就是除经人们同意在国家内部所建立的立法权以外,不受其他任何立法权的支配; 除了立法机关根据对它的委托所制定的法律以外, 不受任何意志的统辖或任何法律的约束。“当人民已经表示愿意服从规定,受那些人所制定的和采取的那些形式的法律支配时,别人就不能主张其他人可以替他们制定法律。他们除了只受他们所选出的并授以权力来为他们制定法律的人们所制定的法律的约束外,不受任何其它法律的约束。” 在自然状态下,人们的自由以自然法为准绳,自然法虽然有个大体规定,但每个人的思维方式是不同的,对自然法的理解也不尽相同,因此,自然法的内容可以因人而异,不具有唯一性。自然法的不确定性和不唯一性使得这种自由得不到切实保障,所以我们认为:自然自由是一种低层次的自由。而人的社会自由则是以长期有效的规则为准绳,具有唯一稳定性,且这种自由为政府的强力所保障,具有切实有效性,较之于以自然法为准绳的自然自由,这种处在政府之下的自由是一种更高层次的自由。

  法律的制订与执行是为了扩大和保护自由

  洛克指出,政治社会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财产权利。在自然状态下,人们的财产权并不能得到有力的保障。“这就使他愿意放弃一种尽管自由确是充满着恐惧和经常危险的状况……以互相保护他们的生命、特权和地产,即我根据一般的名称称之为财产的东西。” 因此,洛克认为:人们联合成为国家和置身于政府之下的重大的和主要的目的,是保护他们的财产。当然,除此之外,政府还有一个最基本的的任务,那就是保护人们的人身权利。因此,基于人们的同意而产生的政府的目的应当是保护人们的人身行动自由和财产支配自由。那么政府如何实现其 保护人身行动自由和财产支配自由的目的呢?这就需要克服上文提到过的三种使自然状态很不安全、很不方便的缺点。而拥有国家的立法权(即最高权力)的人应该以既定的、向全国人民公布周知的、经常有效的法律来为政治社会提供自由的准绳,从而克服自然状态的三个缺点,切实有效地保障人们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支配自由。

  法律既已制定,就必然要执行。法律的制定者能否同时是法律的执行者?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同一批人同时拥有制定和执行法律的权力,这就会给人们的弱点以绝大的诱惑,使他们动辄要攫取权力,借以使他们自己免于服从他们所制定的法律,并且在制定和执行法律时,使法律适合于他们自己的私人利益,因而他们就与社会的其他成员有不相同的利益,违反了社会和政府的目的。” 所以,立法权和执行权往往是分立的,否则就违背了建立政治社会的初衷,与自然状态无异了。法律的制订使得人们在政治社会中的自由有了长期有效的准绳,法律的执行使得人们的这种自由有了切实的保障,而立法权与执行权的分立则防止了同一批人同时拥有制订和执行法律的权力,扩大和保护了人们的自由。

  总结

  在洛克的论述中,对自由的追求始终是政府起源和运行的一个重要因素。自然状态下的种种缺陷使得人们的自由权利不能够得到很好的保障,人们舍弃一些自然权力进入到政治社会,试图从中获得真正的自由。因而,基于这一点,政治社会的运行也必须以自由为出发点。无论政府为何种形式,无论政府推进法律的进程和法律的具体内容如何,制定的法律都要以保障人民的人身自由和财产权利为目的,政府的存在及其所推动的法制进程都是为了实现真正的自由,都必须以自由作为出发点和最终归宿。

  参考文献:

  [1]洛克:政府论下篇[M]. 叶启芳、翟菊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4

  [2]卢梭:社会契约论[M].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3

  [3][法]皮埃尔·莫内.自由主义思想文化史 [M]. 曹海军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4

  [4][英]约翰·麦克里兰.西方政治思想史[M]. 彭淮栋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