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浅谈丢勒艺术作品中点线面构成的应用

发表日期:2020-02-10 23:40:30   编辑:王一然

  【摘要】本文首先对点线面构成进行阐释,深入解读构成的含义以及在艺术作品中的应用,然后对艺术大师丢勒进行介绍,介绍其生平、艺术作品以及艺术成就,接着借由丢勒的艺术作品进行点线面的构成分析,深入探究点线面在其作品中的应用,从丢勒绘画的主观意识中入手,解析其如何应用点线面构成思维来经营自己的画面的,从而为自己的艺术创作提供一定的指导意义。

  一 、点线面构成的概述

  点线面源于设计构成,是一种概括、提炼的思维方式,它可以解读很多艺术作品,也可以借由它来进行艺术创作。

  点线面思维对客观东西进行主观分化和组合,并对其形态进行再创造,通过对自然界中的现象和规律进行理性的抽象概括,将其归纳成由点,由线,由面组成的三大部分。

  点线面是一种视觉形象的组成,将造型的繁杂物象弱化,解析其特点,依照各样物象的大小不一、形状不同以及所处空间不同,简化为最基本点、线、面的元素,通过对客观物象的视觉改变、从美学、力学的角度进行重构、组合、变化,再与色彩相互交织,从而创造出新的视觉形象。

  在绘画作品中,点线面的应用是理性和感性相结合的产物。运用点、线、面的结构关系的变化,以及多视点空间、形与底的关系,将视觉元素和所要表达的意念相结合,以寻求物象在空间中的合理位置,并使作品拥有强烈的形式感和抽象感,从而构成新的视觉效果。它所涵盖的基本视觉元素点、线、面,无论是在古典、现代绘画上,还是在艺术设计上,它作为一种艺术语言而普遍存在,艺术家通过对视觉元素的主观运用,通过一些有规律性的结构骨架,进行归纳和重建,运用好点线面构成原理,使作品内容饱满充盈。

  针对于绘画的构图、内容即表现形式,康定斯基对此总结出一思维定式:点是简化到极限的符号,是一切形象的最简化;线是点在移动或者以同一轨道连续而成的通道,其中,曲线是线受到力的作用下弯曲造成的,直线代表否定,而曲线则有它的核心。

  在大师的艺术作品中也是一样,作品中任何内容对画面的安置是非常讲究的,画面中每一个局部都需要作者的安顿、布局,平面构成的思维方法与素描的思维方法有着相同性,可以放在一起进行讨论与研究。

  点线面思维将构图中的点线面有机地结合起来,是依靠人的主观想法,对它们进行排列、分解,并利用点线面的属性来设计图案。而素描也是需要注意整幅画面的安排,把握画面的节奏、画面的构成、画面的关系等等。这些主动安排是对画面秩序的处理,并根据个人对画面的审美进行调整完善,与设计构成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点线面思维可以把一切感受性的,或者不能简单表达的东西,通过设计来解读,可以让我们去读懂大师的绘画作品,并理解其绘画的主观方式,以及对画面的审美方法。

  二、 丢勒简介

  丢勒是文艺复兴时期极其重要的艺术大师,其从小就具有极强的绘画天分,并在幼年时期就获得了专业的艺术培训,13岁时就可以逼真地绘制自画像。丢勒的艺术作品具有人文主义精神,所画的对象以市民与工人居多,丢勒时刻关注着下层人民的生活,关注着农民与封建主之间的斗争。

  同时丢勒的艺术作品是非常有力量的,它充分地体现了德国人严谨的行事作风,在其艺术作品中,每一根线,每一个点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以说没有任何废线,每个笔触都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应当出现的位置,这些都使得丢勒的艺术作品非常耐看,并让人惊讶于他高超的表现技巧与理性的逻辑思考。丢勒可以说是艺术史的上一位不可多得的大师。

  丢勒于1528年4月6日死于Livonia,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在不停地进行绘画创作,他的一生创作了大量的木刻版画及其他版画,油画,素描草图以及素描作品。是一名对后世影响深远、非常伟大的艺术家。

  三 、设计思维在丢勒艺术作品中的作用

  图(1)

  点线面思维涉及到画面的排序,是一种十分科学的绘画方法,比如在图1中的素描头像五官的刻画中,丢勒的绘画方式为刚开始就对五官进行排序,鼻子,眼睛,嘴,耳朵,找到其中最想表现的部分进行刻画,接着找出第二想表现的,第三想表现的,以此类推,强弱程度的安排由自己对画面的认识来安排,通过对这些强弱的梳理,加强画面的整体冲击力,而不是一个局部的深入刻画,由于在丢勒的艺术作品中突出的是整体力量,而素描中整体的力量是最大的,过于深入地刻画局部很多时候都会对整体效果产生破坏,也就造成整幅画面不耐看或者不美观。

  在丢勒素描中的局部刻画也可以应用点线面思维,即在刻画局部时挑点刻画,而不是面面聚到,例如我们在刻画一个鼻子时注重描绘鼻头明暗交界线上的一个点,让它的虚实转折最为丰富,通过刻画这一个点可以将其体积加强,变得主动富有节奏,起到一两拨千金的作用。

  丢勒素描作品的挑点刻画是建立在整体把控的基础之上的,对于整体把控的依据则是依托于设计思维,通过点的布局,安排画面的重色平衡,安排画面的强弱关系。

  四、点,线,面在丢勒艺术中的应用

  (一)点的应用

  绘画中的的“点”,是一种相对的点,是物体与物体之间对照所形成的点,更为强调的是一种关连,画面的秩序关系。一副优秀的作品必然少不了“点”的合理运用,并且在绘画中,“点”是无处不在的,对比也是无处不在的。点线面中的点也是一样的。

  在丢勒艺术作品中素描头像中点的对比是指代位置与位置的对比,包括局部与局部的对比,空间中左右眼睛的对比,空间中鼻子,嘴,高度的对比,鼻子和耳朵的前后关系的对比,明确这些位置上的关系比较有助于帮助我们控制深入的关系,在素描中丢勒始终始终强调一点,整体的力量是大于局部的,点的应用正是不断地深化这种意识,因为在它的作品中画的不是一个局部,而是由无数局部所形成的一个整体,丢勒的绘画最终是为了这一个整体而服务的,但是丢勒要梳理清楚每一个局部间的关系,从强弱,虚实,笔法上来进行区分,拉开空间,拉开点与点之间的秩序关系,这样才能让自己的素描作品更具表现力,具有强烈的艺术性。

  图(2)

  (二)线的应用

  在丢勒的艺术作品中,尤其是以他的素描为例,对于体积的表达往往是依靠边缘线来体现,通过塑造边缘线的虚实强弱,对内在结构进行暗示,使之体积从纸面向外呈现。对于线条强弱,韵律的控制都是需要极强的控制力的。

  丢勒的边缘线首先有众多属性,线的虚实,强弱,对内在形体暗示的拐点,线的穿插关系,线的弹性,线的锐与顿,通过利用这些属性对边缘线的塑造可以有效地表达体积,并体现结构转折。

  (三)面的应用

  图(3)

  绘画中对于面的安排是十分考究的,面属于画面中所占位置的大小,画面中各区域所占的位置不同给人的感觉也不同,而点线面在面上的应用即使对于面与面之间质感,颜色,技法的区别的应用,通过这些因素的组织,来完成作者想要的画面或者效果。同时在面的关系上,根据个人审美来充分安排每部分与每部分的联系。

  在丢勒的图3的作品中,首先在画面整体安排上,明确作品中哪一部分采用点的表现方式,哪一部分采用线的表现方式,哪一部分采用,面的表现方式都是经过细心推敲的,同时在画面的构成上和画面的整体效果上,应用的是点线面的思维方式。

  图(4)

  在点线面构成中面的应用中,更多的是注重面与面的质感,大小,明暗的关系。如图(4)中,将整个转型中,将画面的正型和负型进行几何化,从平面中将脸部外轮廓同纸张边缘线做比较,从水平线和垂线进行几何分割,将脸部五官、耳朵、衣领等看成平面的几何形体,有利于抓住人物形态。

  与此同时,在型准的基础上,丢勒也注重肖像的侧面,衣服,头发这三部分的面的处理手法,将其不同质感表现出来。其中 “扫”,让笔轻触纸面,控制脸的侧面的颗粒感与透气性。衣服的处理手法能则是利用放松的笔法,概括成几何形体,刻画胸腔的转折处,呈现出一种严谨放松的意味。而头发在面的具体表现上则是以质感为准,需要大面积的铺色,让整个头发成为一个重能色块,并通过高光的处理来反应头发的质感。

  五、结语

  点线面的思维方式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绘画指导思想,在丢勒的画面上尤为明显。进行此次论文的写作,不仅让我更加深入地了解了丢勒的艺术风格、绘画方式,也有助于提高我自身的专业水平。

  现代很多艺术家作品中,也不可缺少对点线面的应用。比如中国画家吴冠中的充满江南特色的水墨画,其特别强调点、线、面的连合与搭配:线条润滑而富有变化,线与线之间律动,情韵自然;多用墨点或色点,与线形成对比关系,大小、疏密协调而讲求意境。其作品将西式的形式美与中国传统审美中的意境美有机结合,有的甚至成称为众多墨线和彩点的交织,飞舞跳动,构成节奏、韵律和诗意。在当代世界多元的文化语境中,吴冠中先生找到了具有自己代码的艺术语言,并得到了世界艺坛的认可。由此可见,点线面构成的应用在古今中外的优秀作品中,都是非常常见的。

  回到丢勒大师的作品,我们可以细细体会其所表达的最质朴的思想,及其深厚的韵味。作为视觉传达设计专业的学生,我们可以学习点线面在艺术设计中营造秩序感的办法 :在形式语言的建构过程中,各要素之间的组合方式形成视觉的流动变化,这种变化是每个要素之间发生联系而产生的。如果说 点 、线 、面 是 设 计 中 最 小 、最 基 本 的 视 觉“ 语 汇”,那么形式多变的结构骨架就是设计语言 的“语法”,在设计中由于其大小、位置、形态 的不同而产生指向性、空间性、均衡、对称、推移、透叠、重叠、交叉等,其间使各要素紧密相连产生节奏韵律,秩序美感便应运而生了。

  丢勒作品中的点线面犹如美丽的古老哲学,值得我们不断地去探索、不断地去感受艺术伟大的魅力。

  【参考文献】

  1.何青,“抽象语言视觉造型元素符号的艺术魅力”,《岱宗学刊:泰安教育学院学报》2011,(3),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环艺系,江苏苏州215104

  2.王冠[1] 田平[2],“点线面抽象符号在视觉艺术设计中的应用――浅议形式语言的秩序感”,《家具与室内装饰》2012,(4),[1]东北大学,辽宁沈阳110004 [2]辽宁省装饰协会,辽宁沈阳110014

  3.赵娜,“色彩美对当代漆画表现力提升效果分析”,《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4,(5),晋中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美术系,山西晋中,030600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