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浅议我国区际法律冲突及解决途径

发表日期:2020-02-10 23:39:42   编辑:无名

  首先简要介绍区际法律冲突的概念,其指一国之内部不同地区之间或不同法域之间法律制度的冲突。[ 韩德培:《国际私法》,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274页。]历史的经验表明,不同的国家联合、合并、兼并或分裂国家的统一都会导致新国家的内部出现两个甚至两个以上的法域。针对中国而言,造成多个法域并存的原因,是港澳台等地都曾成为他国的殖民地,领土回归后在一国两制的方针下形成的。一九九年七月一日,香港脱英归中;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澳门脱葡归中;相信在不就得将来,台湾地区也将回归到祖国的怀抱,届时中国将出现“一国,两制,三法系,四法域”的局面,四个法域间的冲突将难以避免。[ “一国”指的是“一个中国”,“两制”指的是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三法系”指的是社会主义中华法系、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四法域”指的是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和台湾。]如何化解这一尴尬的局面?本文拟立足于我国区际法律冲突的现状,浅议其特点及原因,并探讨相应的解决途径。

  一、中国区际法律冲突的现状

  港、澳、台自古以来就是我国不可分割的领土组成部分,英国和葡萄牙曾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强占港澳长达数十年,港、澳沦为资本主义殖民地。而国共内战后国民党逃至宝岛台湾,台湾一直处于其统辖之下,与大陆之间长期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因此,海峡两岸四地分处于不同的环境,逐渐发展形成彼此独立的经济、政治模式以及相应的法律体系。

  其中,香港地区长期受英国的殖民支配,其法律制度属于英美法系。无独有偶,葡萄牙长达百余年的殖民统治下,澳门地区的法律形成了与葡萄牙法律高度相似的独特法律制度,其制定和实施处处体现着大陆法系的特征。[冯霞:《中国区际私法论》,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107页。]而与上述两个地区法律的成因不同,台湾以中华民国的“六法全书”[“六法全书”,是国民党南京国民政府法律制度的总称。因汇编时通常被分为宪法及其关系法规、民法及其关系法规、民事诉讼法及其关系法规、刑法及其关系法规、刑事诉讼法及其关系法规和行政法及其关系法规等六大部分而得名。]为基础,在今后的几十年里,经历多次修改,摒弃部分与发展不相适应的旧律,同时引进外国的先进制度,完善己身,最终形成了带有大陆法系部分特点却又别具一格的法律体系。而内地则深受大陆法系的影响,在独特的文化大背景以及社会主义的国家体制下,创制出了一个独特的法律制度体系,曾有学者称其为“社会主义中华法系”。下文简要介绍我国区际法律冲所具有的特征:

  (一)各法域的社会制度不同

  世界上现存的多法域国家,不论其国家制度属于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往往都只存在一种国家制度,即区际法律冲突虽然发生于不同法域之间,但从更大的层面来看仍然同属于一国制度之下。如过去的苏联,现今的美国、英国,其内各法域的经济、政治、文化背景基本一致,要么属于社会主义制度,要么同属于资本主义。而我国的区际法律冲突既有同属资本主义的性质特征,如港、澳、台之间的法律冲突;也存在着不同社会制度下的法律冲突,如港、澳、台与内地之间的法律冲突,则为截然不同的社会制度下的法律冲突。

  (二)各法域所属法系不同

  主流观点认为,当今世界主要存在着大陆法系、英美法系及社会主义法系三大法系。英美法系的基础是英国的普通法,判例法是英美法系的主要表现形式;大陆法系同时被称作“民法法系”,是对以罗马法为基础建构起来的法律制度的总称,1804年《法国民法典》以及1896年《德国民法典》是该法系的代表之作;而社会主义法系则源自前苏联及东欧国家的法律,新中国建立之后,一定程度上吸收了大陆法系的体系构架,同时结合中国实际国情、政治体制和社会意识于是,社会主义法系的提法应运而生。。[郭玉军、徐锦堂:“中国区际法律冲突解决路径探析”,载《时代法学》2008年第1期,第20页。]各法系在历史渊源、体系架构和法律施行等多方面都存在着较大差异。而世界上除中国外的多法域国家中的区际法律冲突,并未突破同一法系的界限。[[德] K·茨威格特、H·克茨:《比较法总论》,潘汉典等译,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115页。]因此,我国内地与港、澳、台地区间法律冲突的复杂程度,是别国所远不能及的。

  (三)中国区际法律冲突是单一制国家内的法律冲突

  联邦国家的区际法律产生于平等的地方行政区域之间,属于横向法律冲突。而我国的区际法律冲突既表现出横向的特点,同时又体现出纵向的特点。如根据《中英联合声明》、《中葡联合声明》以及后面两个地区制定的基本法的内容,港澳地区回归中国后,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拥有高度自治权,包括可以继续沿用其民事、刑事领域的部分规定,与大陆地区的法律并行却不又相悖离;大陆与港澳台之间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大陆与港澳台地区之间的法律冲突从适用范围的层面区分,应属于全国性法律与地方性法律之间的冲突,属于纵向法律层面上的冲突,大陆有关国徽、国歌、国旗和外交等方面的法律通过一定形式在港澳台地区施行,而该三个地区的法律则则完全不适用于大陆地区。

  (四)中国区际法律冲突既有各法域本地法之间的冲突,又有各法域之间适用国际条约的冲突

  多法域国家政府缔结的国际条约,其约束力及于缔约国之全部领土范围,一国之地方政府一般无国际条约缔约权,因此,在大陆法系和普通法系国家,虽然各法域之间在法律渊源上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但都属于国内法层面上的差异。[ 贾楠:“中国区际法律冲突解决模式评议”,载《研究生法学》2005年第4期,第103页。]而根据《中英联合声明》、《中葡联合声明》,香港、澳门可分别以“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的名义,与世界各国、各地区以及各国际组织在经济、金融、旅游、文化等领域保持和发展关系,例如以“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的名义订立、履行相关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国家名义缔结的国际条约并不当然地约束香港和澳门地区,香港和澳门地区参与订立的国际条约也不当然地适用于大陆地区。基于这样的背景,就形成了不同法域适用国际条约的内容不一,或一法域的本地法与其他法域适用的国际条约内容之间产生冲突,导致我国区际法律冲突更加纷繁复杂。

  (五)没有统一的最高司法机关

  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多法域国家设有最高司法机关,其职能在于协调各地之间的法律冲突,并在一定程度上扮演“最终裁判”的角色,其地位凌驾于各地区司法机关之上。而在中国,基于《香港基本法》和《澳门基本法》的,香港、澳门享有的立法权是独立且完整的,其中包括司法终审权,港澳地区设有本地区的终审法院,即作出的判决为最终局判决,大陆的最高人民法院与港澳地区的终审法院在法律地位上没有高低之分。这就意味着我国并未设立一个能够管辖所有地区的司法机关永以协调各法域间的法律冲突,使得解决法律冲突相较于 其他多法域国家更加困难。

  二、中国区际法律冲突产生的原因

  (一)领土回归及国家统一

  晚清时期,资本主义列强先后通过不平等条约占领了我国疆土,英、葡占领香港、澳门长达一百余年。在此期间,英葡政府为了政治同化,在港、澳分别施行本国的法律制度,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模式在港澳更加根深蒂固。而另一方面,国共内战之后,国民党军队败退台湾,在台湾推行旧中国的政治体制。随后,台湾地区不断摒弃旧制,并借鉴德、日,其法律体制逐渐向大陆法系靠拢。中国政府分别于1997年、1999年收复对香港和澳门的主权,至此我国境内仅存单一法系的现状被打破,开启了“三法系、四法域”的局面,并延续至今。

  (二)“一国两制”方针的实施

  考虑到港、澳、台地区在较长的时期内脱离了祖国的统治,长期施行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制度与祖国不相一致,为尊重当地的传统与习惯,促进各地区的团结统一及共同发展,邓小平同志创造性地提出 “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政治方针,即在承认同属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国家的前提下,大陆地区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港、澳、台地区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该制度规定在相当长的一段过渡期内,四个区域的经济、政治、文化制度均保持不变,逐步适应与大陆地区之间的差异,港澳台地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包括享有自主的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独立的行政权等。提出这一方针的成效显著,确实使得港澳的回归更加顺利,但辩证看待,它也直接导致我国成为一个多法域国家。

  区际法律冲突产生的最重要条件,是一国之内部存在着两个以上的民商事法律体系。随着我国的经济日益开放、强盛,两岸四地不断加强经贸往来,跨法域法律关系出现井喷趋势,同时由于我国各法域在对域外法律在本区域内的承认效力不一,更加剧了我国区际法律间的冲突。

  三、中国区际法律冲突的解决

  (一)国际经验对我国的启示

  纵观世界各国,解决区际法律冲突一般有两种方式——制定并依据区际冲突法或制定并依据统一实体法。

  1﹒区际冲突法,指的是多法域国家中的各法域独自创制或统一制定效力基于自身法域的冲突规范,以确定区际民商事法律关系应适用何种法律,最终达到解决区际法律冲突的目的。具体而言,又可细分为以下两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是各法域独自制定效力只限于本法域的冲突规范,其中较为典型的是英美法系国家,不存在国际私法和区际私法的差异,在冲突法的适用上,法院将本国内的其他法域视作与主权国家法律地位等同,即“外域”。因而在处理区际法律冲突时,基本适用国际冲突的基本准则。虽然对各地区而言,分别制定本地区的冲突规范更易于接受,但其国内学者多不提倡该种方式,里有是一百个地区可能会制定出一百种不同的冲突规范,甚至出现互相矛盾的情形,如此,不仅不利于解决问题,反而会增加问题的复杂性,与解决问题的初衷相悖。

  另外一种方式则是专家们所提倡的,全国制定一部区际冲突规范,前南斯拉夫和波兰就曾作过这样的尝试。统一的区际私法典确实符合各个法域的共同利益追求,符合各地区进行跨法域民商事交往的需求,因此该举措对消除区际法律冲突效果极为显著。但是,统一的区际冲突法虽好,但其立法的复杂程度确是各法域各自制定自己的冲突规范所不能比拟的,其必须由凌驾于各法域之上并为各法域所承认的最高立法机构创制,并为各法域自觉遵循,才能行之有效。[ 刘喜平:“海峡两岸区际法律冲突的特点及解决途径”,载《重庆科技学院学报》2008年第4期,第65页。]具体到我国而言,根据《香港基本法》和《澳门基本法》,中央政府有权利制定并在港澳地区施行的法律只能涉及国防、外交层面,对于区际冲突规范,中央政府则无权制定,所以这一方式在我国不具备可行性。

  2﹒制定全国统一的实体法,即由多法域国家制定或由多法域国家内的法域联合制定效力及于全国范围的民商事实体法,从而避免不同法域存在实体法上的差异和尴尬,此时法律适用就没有冲突的可能了。历史上的瑞士联邦曾通过将立法权收归联邦政府的方式逐步消除区际法律冲突。后来瑞士制定了民法典,其区际法律冲突问题基本消除。这种方法看似理想,但类比到我国也没有多少可行性。我国处理港澳台问题长期奉行“一国两制”方针,要在较长的时期内允许两岸四地制度差异的存在,因此就目前而言,我国并不具备制定全国统一的民商事实体法的基础,强行制定甚至会引发国家的不稳定因素出现。

  综上,由于中国具体国情的个殊性,我们不能原原本本地照搬别国解决区际法律冲突的先进经验,而应该从中国的具体国情出发,寻找解决我国区际法律冲突的可行之法。

  (二)中国区际法律冲突的解决途径

  立足我国国情,笔者认为,在坚持“一国两制”的前提下,应通过多种途径,逐步减少并且消除区际法律冲突。具体而言,可以尝试以下几种方法:

  1﹒港澳台地区的冲突法可以继续沿用,内地类推适用国际私法

  香港在英国长达百年的殖民统治下,也继承了英美法系的传统,即不区分区际、国际法律冲突,只以同一套冲突规范解决区际法律冲突。澳门的做法与之相像。台湾则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分别颁布了《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和《香港澳门关系条例》,成为其处理与两岸各地间区际法律冲突的规范依据。反关大陆,并没有专门指定关于区际法律冲突规范,只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及单行法规调整涉外民商事法律关系法律适用上的冲突。如最高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中第十九条:“涉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民事关系的法律适用问题,参照适用本规定。” 而最高院《关于审理涉台民商事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规定》的相应司法解释也对涉台案件的法律适用作出了相应规定。类推适用国际私法可行性颇高,且正在为我国各法域所实践,在当前我国各方面发展不甚均衡的背景下,它可谓是解决我国区际法律冲突的必由之路。

  2﹒借助国际条约

  我国的各个法域都享有一定程度的外交权,特别行政区可以以其名义单独与世界各国、各地区及有关国际组织展开不同领域的交往,订立相关关协议条约。虽然这样增强了我国区际法律冲突的复杂性,但也为解决区际法律冲突开辟了新的思路。在全球化日益加深的大背景下,东不同法系间国家的经贸往来日益密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它们的法律会逐渐体现出趋同的特征,国际条约也将更加包容和灵活。从短期而言,我国四个法域可以成为某个国际条约的缔约方,在该条约所调整的法律领域先达成一致,从长期而言,四个法域可以通过积累,利用在各地都适用的国际条约以促进法律的不断趋同,这个过程虽然缓慢,但自然而然地也就消除了法律冲突。

  3﹒促进各地区经贸往来

  统一的法律将对不同法域间的民商事交往产生无法想象的促进作用,从而促进祖国的繁荣发展。但是如前文所述,制定统一的区际冲突法或实体法在我国目前都不可行,我们不妨先将主要精力放在经济建设上,同时提高我国的法治水平,当大陆地区的经济和政治文明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各法域间的经贸合作会变得更加频繁。而从更深的层次来说,国家应以实质行动加强大陆和港澳台地区人民交流,加深对彼此的认识,消除偏见,推动法律的实质融合。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陆地区经济、法制的进步,两岸死地交往更加平凡,四法域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不断融合将成为必然,再有多个区际协议和国际条约的推动,我国各法域之间法律的差异会越来越小。

  4﹒广泛开展民间学术交流与合作

  我国也可以灵活地借鉴美国的做法,用以解决本国的区际法律冲突,如美国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提供的不具有法律效力的“示范法”会被各州立法机关借鉴或采纳,从而实现法律的统一。美国《统一商法典》就是在统一州法全国委员会和美国法学会共同努力下的重要成果,它基本消除了各州不同商法对州际交易带来的不便。其《冲突法重述》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各州冲突法的统一。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