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加味升降散联合针灸对肥胖相关性肾病患者脂联素及胰岛素抵抗的影响

发表日期:2020-02-19 23:56:17   编辑:宁志春

  摘要:目的:观察加味升降散联合针灸对肥胖相关性肾病(obesity related glomerulopathy,ORG)患者脂联素(Adiponectin,APN)及胰岛素抵抗(insulin resistance,IR)的影响。方法:将符合诊断标准的108例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每组各54例;对照组予奥美沙坦酯片20mg,每日1次口服;治疗组予加味升降散联合针灸的方法,两组疗程均为3个月,3个月后比较2组治疗前后24h尿蛋白定量、血清脂联素(APN)、血糖(Glu)、胰岛素(Insulin)及采用稳态模式胰岛素抵抗指数(HOMA—IR)评价胰岛素抵抗的变化。结果:治疗组在降低24h尿蛋白定量、Insulin、HOMA—IR及升高APN方面与治疗前比较均明显好转,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Glu与治疗前比较无明显变化,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在降低24h尿蛋白定量、Glu、Insulin、HOMA—IR及升高APN方面不明显,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加味升降散联合针灸治疗肥胖相关性肾病患者可降低24h尿蛋白定量、Insulin、HOMA—IR及升高APN,脂联素可以改善胰岛素抵抗。

  关键词:肥胖相关性肾病;加味升降散;针灸;脂联素;胰岛素抵抗

  ORG是与肥胖密切相关,以蛋白尿为主并可导致慢性肾功能衰竭的一种继发性肾小球疾病。其患者中均可发现存在低脂联素水平,既循环血清脂联素水平下降,导致机体对胰岛素的敏感性降低, 产生胰岛素抵抗, 继发高胰岛素血症;高胰岛素血症参与了ORG的发生和发展,引起ORG患者肾小球体积增大和(或)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FSGS)。因此,早期积极升高血清脂联素,降低胰岛素水平,改善胰岛素抵抗是预防本病发生和发展的关键环节。本研究拟通过观察加味升降散联合针灸对ORG患者脂联素、胰岛素抵抗的干预作用,以此为靶点探讨中医药对ORG患者的临床疗效。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0年1月-2014年12月我院肾内科门诊及住院诊治的肥胖相关性肾病患者,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2组,治疗组54例,其中男34例,女20例,年龄18~60岁,平均年龄(37.13±7.18)),病程1~12年,平均6.2年。对照组54例,男33例,女21例,年龄18~60岁,平均年龄(36.13±6.89)),病程1~13年,平均6.0年。2组一般资料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西医诊断标准参照《临床诊疗指南•肾脏病学分册》[1]:○1体重指数(BMI)≥28kg/m2和(或)腰围男性≥85cm,女性≥80cm;合并其他代谢紊乱,如高瘦素血症、高胰岛素血症、胰岛素抵抗综合征及高脂血症、低脂联素、高尿酸血症等;○2同时有肾脏损害的临床表现,包括有微量白蛋白尿或大量蛋白尿,高血压、肾功能不全等。○3肾活检肾脏病理光镜下示肾小球体积明显增大,伴或不伴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电镜下示上皮细胞足突融合且范围局限;并且除外其他肾脏疾病。中医辨证标准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2]及《单纯性肥胖病的诊断及疗效评定标准》[3]制定。脾虚湿阻证: 形体肥胖,身倦乏力,胸闷气短,肢体困重,纳差腹满,口中粘腻,便溏浮肿,尿有泡沫,舌淡胖,苔白腻,脉缓无力。

  1.3 纳入标准 符合上述肥胖相关性肾病的中西医诊断标准,签署患者知情同意书,有很好的依从性,便于随访。

  1.4 排除标准 合并其他原发和继发性肾脏疾病可能导致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和肾小球肥大的疾病;妊娠或哺乳期妇女,对本研究用药过敏者,有精神障碍无法合作者,有较严重心、肝、脑等重大内科疾病,影响疗效判断者。

  1.5 治疗方法 2组ORG患者均予健康教育、控制饮食、适量有氧运动等基础治疗相同。

  1.5.1 对照组 奥美沙坦酯片(傲坦,上海第一三共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60371)20mg,每日1次口服。

  1.5.2 治疗组 ○1中药口服 药物组成:僵蚕15g,蝉衣9g,姜黄10g,女贞子10g,泽泻15g,炒白术15g,茯苓10g,,苍术12g,厚朴10g,陈皮15g,山楂10g,大黄9g,每日一剂,水煎取汁300ml分早晚2次温服。○2针灸治疗,选穴:中脘、关元、滑肉门(双侧)、外陵(双侧)、天枢(双侧)、丰隆(双侧)、足三里(双侧)。操作方法:患者取仰卧位,针灸针选用1.5~3寸(29~30号)毫针针刺,局部皮肤常规消毒,采用挟持进针法,腹部穴位根据腹部脂肪厚度直刺35-65mm,用平补平泻法,得气后留针30min,1次/d,隔天针灸治疗1次,1月为1疗程,疗程间休息三天,再进行下一个疗程。全部病例均观察3个月。

  2 观察指标及方法 采集所有患者治疗前及治疗后清晨空腹静脉血,血清Glu测定用全自动生化分析仪进行;收齐全部空腹血清标本后采用放射免疫方法测定血清脂联素、空腹胰岛素。IR的评价采用HOMA—IR =[空腹胰岛素(mIU/L)×空腹血糖(mmol/L) ]/22.5。另测定24h尿蛋白定量。

  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SPS19.0统计学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 ( ±s)表示,组间比较用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以P<0.05 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

  4 结果 2组治疗前在24h尿蛋白定量、APN、Glu、Insulin及HOMA—IR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治疗组经过3月的加味升降散联合针灸治疗后,24h尿蛋白定量、Insulin、HOMA—IR水平较治疗前明显降低,APN水平升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而Glu在治疗前后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在降低24h尿蛋白定量、APN、Glu、Insulin、HOMA—IR水平方面不明显。见表1。

  表1 治疗前后24h尿蛋白定量、APN、Glu、Insulin 及HOMA—IR比较( ±s)

  组别 n 24h尿蛋白定量 APN Glu Insulin HOMA—IR

  (g/24h) (mg/ml) (mmol/L) (mIU/L)

  对照组 治疗前 54 4.16±0.92 7.84±2.84 5.28±1.29 19.46±11.43 5.21±0.64

  治疗后 54 3.82±0.84 8.01±2.32 5.18±0.85 17.60±10.31 4.83±0.48

  治疗组 治疗前 54 4.21±0.89 7.73±2.55 5.43±1.02 20.85±11.81 5.11±0.75

  治疗后 54 2.51±0.73*▲ 10.43±2.67*▲ 5.16±0.74 10.35±10.52*▲ 2.43±0.21*▲

  注:与同组治疗前比较,*P<0.01,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P<0.05。

  5 讨 论

  ORG患者普遍存在低水平的脂联素,血清脂联素水平降低可导致胰岛素抵抗,胰岛素抵抗发生后,机体代偿性分泌过多胰岛素产生高胰岛素血症, 以维持机体的代谢平衡。因此,血清脂联素水平降低与胰岛素抵抗之间关系较为密切;高胰岛素血症可使肾小球血流动力学发生改变,入球小动脉扩张引起肾小球内高压、高滤过和高灌注状态,同时可以增强交感神经系统兴奋、激活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诱发氧化应激、促进肾脏纤维化等机制而引起肥胖相关性肾小球出现肥大和(或)局灶节段性硬化的病理改变,积极升高循环血清脂联素水平,提高靶器官对胰岛素的敏感性,降低循环胰岛素水平,改善胰岛素抵抗,以此为靶点为ORG的治疗提供一种新的思路,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现代中医学研究认为过食肥甘厚味,导致痰湿、瘀脂、浊毒、肾风等多种因素相互作用,积蓄体内,瘀阻于脏腑、络脉,出现脏腑、内外、上下气机不通,致肺脾肾三脏气化失司,肾络瘀滞不通,精微失于封藏而外泄则为蛋白尿。因此,治法选用以健脾行气、利湿祛浊通络,方用加味升降散联合针灸治疗,取其宣浊透达、健脾利湿通络之功效,方中蝉蜕、僵蚕具有走窜搜剔,祛湿化痰通络的特点,能将潜伏于肾内的瘀脂、风痰之邪剔逐于外,也具有通经活络,搜剔瘀痰浊毒透达于外的作用。姜黄破血行气散结通络,女贞子滋补肝肾,泽泻利水渗湿、化浊降脂,茯苓、苍术、白术健脾行气、利湿,陈皮、厚朴醒脾和胃通肾络之瘀滞,大黄解毒祛瘀、通腑泄浊。使肺脾肾三脏失调功能恢复正常,痰湿、瘀脂、浊毒得化,络脉畅通,水谷精微能够转输至全身各脏腑组织器官,被机体吸收利用,则病情痊愈。现代药理实验证实姜黄素、大黄酸、山楂通过上调脂联素mRNA表达水平改善胰岛素抵抗,使脂肪细胞分泌脂联素水平增加,并呈剂量依赖性 [4、5、6]。针灸选穴中脘、滑肉门、关元、天枢脐周穴位是调畅全身气机升降之枢纽,脐周穴位可健脾化湿、升清泻浊、使肺脾肾气机失调恢复正常,丰隆、外陵、足三里用以调理脾胃之气机,达到升清降浊,健脾益气,泻浊降脂之效;据现代研究表明,针刺可降低大鼠体质量,改善脂代谢,还可以使体内胰岛素敏感性增强,消除胰岛素抵抗,改善糖代谢紊乱[7]。随着胰岛素抵抗的改善,脂肪组织分泌脂联素的水平升高,同时脂联素又可以促进机体对胰岛素的敏感性,来降低高胰岛素血症对肾脏的损害,因此,脂联素和胰岛素抵抗之间的作用是相互的,针灸通过对脂联素和胰岛素抵抗的良性调整作用而使其恢复各自的正常生理功能。

  本研究入选病例由表1可知ORG患者普遍存在循环低脂联素和高胰岛素血症,以HOMA-IR为标准可证实ORG患者存在明显的IR,血清脂联素水平与机体胰岛素抵抗状况呈负相关,这与既往研究结果相符。加味升降散联合针灸治疗后患者24h尿蛋白定量、APN、Insulin、HOMA—IR水平较治疗前明显好转(P<0.05),且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对照组降低ORG患者24h尿蛋白定量、Glu、Insulin、HOMA—IR及升高APN水平方面不明显;研究结果表明,加味升降散联合针灸通过对脂联素和胰岛素抵抗的良性调节,降低空腹胰岛素水平,改善机体对胰岛素的敏感性,从而促进脂肪组织分泌脂联素,发挥其拮抗胰岛素抵抗的作用,形成脂联素-胰岛素抵抗之间的一个良性循环,阻断高胰岛素血症对肾脏的损害来达到治疗的目的。这可能是从中医方面对0RG患者脂联素和胰岛素抵抗起到了一定的干预作用。由于脂联素拮抗胰岛素抵抗发生机制有多种学说,且中药含多种成分,其具体机制有待于更深层次的进一步研究。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