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寿阳县方言特色亲属称谓研究

发表日期:2020-01-09 20:59:00   编辑:齐敏

  一、寿阳及寿阳方言概况

  (一) 地理历史概况

  寿阳县,处于山西省的东部,在行政区域划分上属于山西省晋中市。地理位置位于东经112度46 分到113度28分,北纬37度32分至38度5分,络太行,枕恒岳,居潇河中上游。寿阳周围环山,地势高俊,山脉由外向内延伸,整个地形呈阶梯状分部,西北部、北部较高,向东南渐渐倾斜。这些地理环境给交通造成了极大的不便,阻碍了古代人们之间的交流,因而使区域内的方言依旧保留着些许古有亲属称谓词。

  在春秋时期寿阳为祁式封地,公园前514 年即晋顷公12年,祁氏封地被封为七地,寿阳之地置于马首邑。西晋太康年间置县寿阳,北魏太平真君九年迁徙其的百姓于大陵城南,别置寿阳县,在孝昌末年,朔州陷落,遂长居于寿阳。隋开皇十年(590)于晋建之寿阳古城置受阳县,贞观十一年改受阳为寿阳。宋、金、元、明为并州所属,清雍正二年改属平定州。民国三十七年全县解放,回复原置,归于晋中市。

  (二) 方言概况

  根据山西行政区划,可知全省分为七个地区。在前人的调查中发现,这七个行政区域的划分与七个方言片惊人的吻合。这七个方言片分别为并州片、吕梁片、上党片、五台片、云中片、汾河片、广灵片。而寿阳方言则属于并州片中的晋阳小片。寿阳方言最主要的特点是资、低、基同音,都读[tsj];此、梯、欺同音,都读[ts‘j];思、希同音,都读[sj];同时居、租同音,都读[tsu];厨、区同音,都读[ts‘u];苏,需同音,都读[su]。寿阳方言有声母二十个,韵母三十六个,有五个调类,有入声,分阳阴,平声不分阳阴。调值符号采用五度制,即把字调的音高分为低、半低、中、半高、高五度,用“1”表示低,用“2”表示半低,用“3”表示中,用“4”表示半高,用“5”表示高。寿阳方言的平声是平降调,用21表示;上升是降升调,用423表示;去声是高声调,用45表示。

  二、寿阳方言特色亲属称谓研究

  本文以寿阳县作为研究地点,通过将其的亲属称谓词与普通话亲属称谓词进行对比分析,最终找出四组与普通话差别较大的亲属称谓词,即寿阳县方言中的特色亲属称谓词进行重点研究,得出以下的结论。

  (一) 寿阳方言“祖父、祖母”称谓分析

  1.“祖父”称谓

  在寿阳方言中,我们称父辈之父辈,父辈之母辈也就是“祖父、祖母”为“耶耶、娘娘”。

  对于“祖父”的称谓,不仅是寿阳方言中即使在大多数地区都是称呼为“耶耶”,也有个别地区只称呼一个字为“爷”,这种情况的存在比较普遍,如果这种称谓在古代的时候是一种方言的话,那么这种方言一定是当时一种站优势的方言。同时这也是与普通话极为接近的一种称谓类型,其与普通话在字型上完全相同,区别之处在于调值的不同,在寿阳方言中“爷爷”为平声,会发出“yeye(耶耶)”的声音,在《寿阳方言志》中其音标为[ie21 ie21],在日常生活中“爷爷”的发音类似于为“耶耶”。关于“爷”在历史上的记载,其本作“耶”,“古人称父为耶,不用爷字。”这里所谓的“耶”是特指父亲,因此在寿阳方言亲属称谓中称祖父为“耶”也不失为一种特色。

  寿阳方言中对“祖父”的称呼无论是面称还是背称都称其为“耶耶”或者是“耶”。这种称呼方式是比较普遍的,可以说几乎全部人都采用这种称呼方式。

  2.“祖母”称谓类型

  对于“祖母”的称谓寿阳方言则有其固有的特色,不同于山西省内的其他地区称其为“奶奶”,称“母亲”为“娘”,反之我们称“祖母”为“娘娘”。

  这种称谓类型也是不区分面称和背称的,只是在背称的时候前面加一个字“我”,形式为“我娘娘”。另外这种称呼方式也是极其普遍的,无论老年人、年轻人、男性、女性都是采用这种称呼。在寿阳方言历史上也只有这一种对于祖母的称呼方式。

  (二) 寿阳方言“父亲”称谓分析

  1.“父亲”称谓

  寿阳方言中关于“父亲”的称谓主要有两种,一种为“达”或“达达”,一种为我们现在通用的“爸爸”。

  在孙玉卿《山西方言亲属称谓研究》中,指出,山西方言称呼“父亲”的主要称谓词有三种,分别为达、爹和爸。更明确强调用“达”作为父亲的称呼多集中在云中片和五台片,而用“爹”作为父亲的常用称谓集中在并州片和汾河片。但是寿阳属于并州片,按理来说因称呼“父亲”为“爹”,但实际上寿阳本地人长久以来都称“父亲”为“达达”。这和有些地区亲属称谓词“大大”是不一样的,也不是念为普通话中的“大大”,而是分前后念其的阴平和阳平,《寿阳方言志》里“达达”的音标为[ta21]。

  关于“父亲”第一种称谓的背称和面称是不同的,当面称呼时多用“达”或“达达”,背后称呼时多用“我达”,同“祖父”“祖母”的情况是一致的。在寿阳方言中,在本人父辈和祖辈那几代称其“父亲”为“达达”的情况还十分广泛,称“父亲”为“达达”的情况在这些人中几乎不再存在了,但在父辈和祖辈那一代,在当今快速发展的社会中,依旧保留其原有称谓不变化。

  对于“父亲”的第二种称谓“爸爸”与普通话使用方式一致。寿阳县80年代之后出生的人群中大多数称呼“父亲”为“爸爸”,几乎没有人使用“达达”或“达”这种称谓类型。

  (三) 寿阳方言“丈夫、妻子”称谓分析

  在山西方言中,关于丈夫称谓妻子和妻子称谓丈夫的称谓,这一组词是差别最大的,几乎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特有称谓。寿阳也不列外,在寿阳方言中,丈夫称谓妻子用词较为普通,面称时用“老婆”,大多数情况直接称呼妻子的小名,背称是“我老婆”,这也体现出丈夫和妻子的从属地位,丈夫在家中属于领导地位,妻子在家中属于支配和从属地位,也可看出妻子在家中凡事都是以丈夫为首,主要作用就是为了伺候她的丈夫,但这只是从词义上分析得来的,现在的夫妻关系中女性地位大大提高,多数女性在家中掌握财政大权,夫妻双方是平等关系,不存在谁领导谁。

  妻子称呼丈夫在寿阳方言中面称和背称也是不同的。对称主要有两种;其一、在人数较少或活动范围较小的空间内,用“哎”“哎,我说”称呼对方,这种情况下,双方都知道对方是在称呼自己,没有必要称呼名字,是寿阳方言中使用较为普遍的,不仅用在夫妻之间的对称,在称呼关系较为亲近的人时,除了称呼其名字外,也会经常使用“哎”“哎我说”。“哎”和“哎,我说”在寿阳方言中有两种词性,在称呼自己较为亲近的人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不尊重的意味。但用在其他情况下,如“哎,你让一下行不行。”,就会使人感受到不尊敬。其二、直接称呼其小名。在相对范围较大的活动区域或人口相对较多时,若称呼丈夫为“哎”,容易造成混淆,周围人也不清楚是在叫谁,同样丈夫也不知道是否是在叫自己,因为“哎”可用的使用范围相当广泛。这类情况,妻子便直接称呼丈夫的名字或者二人之间的昵称。

  叙称也有三种,妻子在与自己的儿女谈论丈夫的时候,从后代的角度,称其丈夫为“你爸爸”,具有从儿称谓的特点,这是第一种。第二种,也是最具寿阳方言特色的一种,在于与自己没有亲戚关系的人沟通时,自称丈夫为“俺汉”。“俺”指我亦或是我们,是一种方言用语,相当于普通话中的我和我们。在寿阳方言中凡事我都是用“俺”这个字,“俺”在《寿阳方言志》中音标为[æ21]。“汉”这个词原指青壮年男子,后来增加了它的词义,也用来称呼其丈夫。寿阳方言中音标为[xæ45]。将“俺”和“汉”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顾名思义意思就是“我的丈夫”,此种表达方式是寿阳方言的又一大特色。

  (四)寿阳方言“儿子、女儿”称谓分析

  1.“儿子”亲属称谓分析

  对于“儿子”的称谓在寿阳方言中主要有两种。一种称呼是“小的”,另一种是“后生”,前者较为后者使用更加普遍。

  其一、“小的”其中的“小”字原意是年幼者、年幼。这些文献中“小”都是指年纪尚小的孩子,而在寿阳方言中“小”则代表了“儿子”的意思。寿阳方言中“的”尾相当于普通话的“子”尾,也是名词的标志。例如寿阳方言中末的、盖的、盘的、大个的,都是以为加了“的”的词尾,所以成为了名词。“小的”也一样,“的”在其中没有实意,只是起到一个名词化的作用,所以“小的”和“小子”类似。

  面称时,直接称呼儿子为“小的”,但在背称时,会在前面加一个我,称呼为“我小的”。家中有两个儿子的话,会在“小的”前面加一个限定词,如称大儿子为“大小的”小儿子为“小小的”。若有超过两个以上的儿子,最大的和最小的依旧称为“大儿的”“小小的”,中间的儿子称呼形式上为“几+小的”比如“二小的”“三小的”,有时也会省略“的”,直接唤为“二小”“三小”。

  这种称“儿子”为“小的”的称谓类型较为普遍,寿阳方言中长久以来都会用这种称谓方式。

  其二、“后生”也是称呼“儿子”的一种称谓。这种称呼方式现在几乎没有人在使用了,相比较于“达达”,它的使用率更低,只有老一辈个别人中经常使用,在父辈那一代中偶尔会使用,但在青少年中几乎没有使用的现象。“后生”还有另外一层含义,代指年轻一辈,如“那后生可带念书了”。又如《论语 子罕》中的名句“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不如今也。”这里的“后生”指的就是下一辈,后辈。如今,寿阳方言中的“后生”多用在指年轻一辈这一层意思中。

  2.寿阳方言“女儿”称谓分析

  “女儿”的称谓在寿阳方言中为“妮的”,和“儿子”的方言称谓一样,都是一个表意义的字“妮”加上一个使其成为名词词尾“的”构成的。“妮”是一个形声字,从女,从尼,尼亦声。“尼”是亲近的意思,顾名思义将“女”和“尼”放在一起便是喜欢缠人的女孩。所以,寿阳方言父母称女儿为“妮的”。

  其在面称和背称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背称时为“我妮的”,面称时也会直接唤其乳名,这种现象也是常有的。根据孙玉卿的研究成果来看,将“女儿”称为“妮的”只有寿阳县这一个方言区。

  寿阳方言中除了称呼“女儿”为“妮的”外,还称呼为“闺女”。这种称谓与普通话也是大致相同的。其背称和面称也是一样的,但是使用范围没有前者广泛。

  三、寿阳方言特色亲属称谓的特点

  (一)构词方式特点

  寿阳方言特色亲属称谓中,“的”尾使用极其频繁,例如一般单音节名词后大多都会加“的”使用。“的”其实无任何实在意义,在作用上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子”,两者代表的意思是一样的,是寿阳方言中一种特殊表达方式。如在前面内容中提到过的亲属称谓“小的”“妮的”“大小的”“小小的”都是这种构词方式。

  其主要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加上名词词尾“的”之后,使原有名词的意义发生了变化但词性没有发生变化,依旧是名词。如“妮”在寿阳方言中同在普通话中意义一样,都用来表示女性名词,但在加上“的”之后,“妮的”就形成了寿阳方言中“女儿”的称呼语。又如“小”字,这个字若单独出现,在方言中也是代表东西、事物尺寸比较小,同样的,加上“的”字词尾之后即变成“小的”之后,其含义就变了,不再是原来的意义。以上两组例子中,都是加上“的”词尾后意义有了变化,但词性依旧是名词。

  另外一个作用是“的”还可以用以表示所属物,在名词后加上“的”的时候不仅意义发生了变化,就连词性也会随之有变化。如方言中,妻子在与自己没有亲戚关系的人面前称谓丈夫为“俺汉”,但要是在“俺汉”之后加上“的”,构成新词“俺汉的”之后,其含义也发生了变化,而且不再是名词,变化成了所属词。

  (二)从他称谓的特点

  从他称谓是亲属称谓系统中比较特别的一部分,不是按照称呼者与被称呼者的直接关系进行称呼,而是依据他人与被称呼者的关系来称呼的语言现象。从他称谓有多种情况,以下重点分析寿阳特色亲属称谓中所涉及到的几种。

  从儿称谓,是在结婚后并且有孩子的情况下使用。寿阳方言中,对于丈夫的称谓最具特点的是“俺汉”,但在与子女交流时,多称其丈夫为“你爸爸”。这就是寿阳方言特色亲属称谓中的从儿称谓,由于孩子与丈夫的关系为父子或者父女,因此根据此关系称呼其丈夫。这种情况不仅适用于文中所提及的特色亲属称谓,还适用于其它亲属称谓。

  寿阳方言中最为典型的从夫称谓就是“俺汉”这个词。寿阳方言中,女子成亲之后,会根据丈夫一方的惯用语称呼夫家的大多数亲属,这就是从夫称谓。但极具特点的便是“俺汉”了,“俺”是“我”的意思。依据《寿阳方言志》记载日常用语中“我”的发音接近于“恩”和“俺汉”中的“俺”的发音虽然接近但仍有不同之处。

  (三)受普通话影响

  在当今社会中,普通话作为一种通用的语言,对人们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在现代的教育过程中,普通话授课和人们在正常交际中也使用普通话。家长作为第一任老师,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从小培养孩子的普通话能力,努力使用普通话与孩子对话,及提高了孩子的普通话水平,也使家长的自身水平提高。当使用普通话的人数增加之后,使用方言的人数就渐渐减少。例如在寿阳方言中,在本人父辈和祖辈那几代称其“父亲”为“达达”的情况还十分广泛,但在本人这一代尤其是80年代以后出生的这一代中很少甚至于几乎不再用这种称谓。追其原因,主要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文化水平的提高,各种文化之间相互碰撞,在促进文化交流与融合的过程中,也致使某些文化特色被遗弃了,尤其在加上受到普通话普及的影响,青少年在学校中多说普通话,潜移默化的在日常生活中也使用普通话,因此,如今寿阳本地人年轻一代称呼父亲多为“爸爸”,称“父亲”为“达达”的情况在这些人中几乎不再存在了,但在父辈和祖辈那一代,在当今快速发展的社会中,依旧保留其原有称谓不变化。

  四、结语

  本文主要针对寿阳方言中的特色亲属称谓做了细致的描写和较为全面的分析,并且对其中个别亲属称谓词追根溯源。并非研究全部的亲属称谓用语,而是将其中有特色的进行了研究,主要分析了“祖父、祖母”、“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儿子、女儿”称谓类型。希望有利于寿阳方言亲属称谓的研究。

  参考文献:

  【1】冯汉冀,《中国亲属称谓指南》,上海文艺出版社,1989.

  【2】孙玉卿,《 山西方言亲属称谓研究》,2003.

  【3】乔全生,《晋方言语法研究》,商务印书馆,2000.

  【4】胡双宝,评《山西方言调查研究报告》,《语文研究》,1995年03期.

  【5】孙玉卿,山西方言亲属称谓研究—“堂兄弟”、“叔表兄弟”和“姨表兄弟”称谓类型分析,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第5期)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