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中青年早期腹膜透析患者容量管理行为及影响因素研究

发表日期:2020-01-26 23:01:21   编辑:刘赛赛

  [摘要] 目的 探讨中青年早期腹膜透析(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现状,并分析其影响因素。方法 采用自行编制的一般情况问卷、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量表、一般自我效能量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家庭关怀度量表,对150例中青年早期PD患者进行研究。结果 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总分(14.09±3.95)分,性别、家庭月平均收入、职业、轮替照顾患者人数在患者容量管理行为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患者容量管理行为总分与自我效能(r=0.217)、社会支持(r=0.348)、家庭关怀度均(r=0.392)呈正相关(P<0.05);多元回归分析结果:自我效能、社会支持、家庭关怀度和家庭月平均收入是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影响因素。结论 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水平受自我效能、社会支持、家庭关怀度和家庭月平均收入等因素的影响,患者的干预方案应注重形式多样,鼓励家属积极参与,帮助患者正确认知疾病,促进疾病预后,从而提高其生活质量。

  [关键词] 中青年;早期腹膜透析;容量管理行为;影响因素

  2011年,全球透析人数已达到215.8万人,同比增长6.4%,未来几年将会以6%的比例增加,与美国、日本国家的透析患者相比,我国透析患者年龄呈年轻化趋势,平均年龄为53岁[1]。中青年作为家庭及社会的中坚力量,肩负着巨大的责任,面对生活、工作、经济及疾病压力,国外研究显示[2],中青年终末期肾脏病患者受到社交限制、工作问题、经济问题、家庭问题、身体形象紊乱和并发症的影响,其疾病管理能力较低,尤其是患病早期,导致生活质量下降。腹膜透析(Peritoneal Dialysis,PD)是近年接受度较好的肾脏替代治疗方式之一,有花费少、治疗时间自由等优点,能够提高疾病治疗效果,但其较常见的临床问题就是容量超负荷[3]。有研究显示[4],患者长期处于容量超负荷状态,易出现心衰、高血压等并发症,严重者将退出治疗。为此本研究旨在探讨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影响因素,以期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研究采取便利抽样法,抽取2016年7月~2016年11月在郑州市两所某三级甲等医院腹透中心进行治疗的中青年PD患者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年龄18~64周岁;治疗时间≥3个月;语言表达清楚,自愿参加本研究者。排除标准:出现严重并发症者;有认知障碍或者精神病者。

  1.2 方法

  1.2.1 调查工具

  (1)一般情况问卷:自行设计,主要包括患者的年龄、性别、透析史等人口学资料。(2)腹膜透析患者容量管理行为量表:该量表由许义等[5]研发,评估PD患者自我容量管理水平,包括饮食管理和PD相关指标及并发症的检测,共8个条目,Cronbach α系数为0.870,重测信度系数为0.930,信效度良好。采用4级评分法,即“从不”、“偶尔”、“经常”及“总是”,分别赋0~4分,量表满分为24;得分越高其容量管理水平越好。(3)一般自我效能量表:该量表是由Ralf Schwarzer编制完成,相关研究显示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6]。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7,重测信度为0.83。10个项目,各条目均为 1-4 分,总分为10~40。10个条目的平均分计为自我效能得分。(4)社会支持评定量表:此量表由肖水源编制,10个条目,客观支持、主观支持以及对社会支持的利用度三个维度。使用该量表对大学生进行测试,总分一致性为0.92,各条目一致性为0.89~0.94,具有较好的重测信度。(5)家庭关怀度评估问卷:此量表由美国华盛顿大学Smilkstein设计的,主要用于评定家庭支持功能状况。包括5个条目,每个条目0~2分,共0~10分,分值越高则家庭功能满意度越高。国内学者徐[7]将其用于血液透析患者,同时Cronbach’s α值为0.821。

  1.2.2 调查方法

  以PD中心为调查地点,严格进行质量控制,由经过培训的研究助手对研究对象进行现场调查,患者独立填写,自行填写困难者,由家属或研究助手帮助填写,现场收回问卷,并进行核对,剔除无效问卷。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17.0统计软件,一般计量资料进行描述性分析用±s;两组间比较用t检验,多组间比较用方差分析;分析不同资料的相关性用Pearson相关分析;分析影响因素用多元线性回归方法进行统计处理。

  2 结果

  2.1 中青年早期PD患者一般调查情况

  发放问卷163份,收回有效问卷150份(92.02%)。患者年龄19~64(41.56±12.22)岁。其它资料详见表1。

  表1 早期PD患者一般调查情况(n)

  变量 例数 百分比(%)

  性别 男 72 48.00

  女 78 52.00

  文化程度 小学及以下 48 32.00

  初中 74 49.30

  高中或中专 16 10.70

  大学及以上 12 8.00

  婚姻状况 未婚 14 9.30

  已婚 126 84.00

  丧偶 7 4.70

  离婚 3 2.00

  家庭月平均收入 <1000 59 39.30

  1000~ 50 33.30

  2000~ 25 16.70

  ≥3000 16 10.70

  职业 工人 31 20.70

  农民 84 56.00

  退休 12 8.00

  其他 23 15.30

  轮替照顾患者人数 无 59 39.30

  有一人 69 46.00

  有两人 6 4.00

  有三人及以上 16 10.70

  2.2 不同特征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单因素分析

  容量管理行为总分5~20(14.09±3.95)分。表2显示以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为因变量,患者一般资料为自变量。其中性别、家庭月平均收入、职业、轮替照顾患者人数在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表2 不同特征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单因素分析

  变量 例数(n) 容量管理行为总分 F P

  性别 -2.189 0.030

  男 72 13.36±3.91

  女 78 14.76±3.89

  家庭月平均收入 5.546 0.001

  <1000 59 12.90±3.91

  1000~ 50 14.00±3.68

  2000~ 25 15.36±3.34

  ≥3000 16 16.75±4.23

  职业 4.160 0.007

  工人 31 15.29±4.26

  农民 84 14.43±3.74

  退休 12 11.75±3.31

  其他 23 12.43±3.79

  轮替照顾患者人数 2.755 0.045

  无 59 12.97±4.11

  有一人 69 14.80±3.46

  有两人 6 14.33±3.33

  有三人及以上 16 15.06±4.81

  2.3 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相关量表得分情况

  中青年早期PD患者自我效能总分1.5~3.6(2.51±0.53)分,社会支持总分22~51(37.69±6.30)分,家庭关怀度总分5~11(7.75±1.38)分。

  2.4 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与自我效能、社会支持、家庭关怀度的相关性

  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总分与自我效能、社会支持、家庭关怀度均呈正相关(P<0.05)。详细结果见表3。

  表3 中青年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与不同量表的相关性

  变量 自我效能 社会支持 家庭关怀度

  容量管理行为总分 0.217** 0.348** 0.392**

  饮食管理 0.226** 0.291** 0.325**

  PD相关指标及并发症检测 0.177* 0.310** 0.353**

  注:*P<0.05;**P<0.01

  2.5 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多元回归分析

  150例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总分为因变量,以性别、家庭月平均收入、职业、轮替照顾患者人数、自我效能总分、社会支持总分、家庭关怀度总分为自变量进行多元逐步回归分析,表4结果显示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主要影响因素包括自我效能、社会支持、家庭关怀度和家庭月平均收入(P<0.05)。

  表4 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多元回归分析

  变量 B SE β t P

  常量 -3.210 2.452 ― -1.309 0.193

  自我效能 1.521 0.540 0.206 2.815 0.006

  社会支持 0.160 0.049 0.255 3.273 0.001

  家庭关怀度 0.766 0.212 0.267 3.611 0.000

  家庭月平均收入 0.765 0.300 0.193 2.552 0.012

  注:B:非标准化系数;SE:标准误;β:标准化偏回归系数;―:此项无数据。

  3 结论

  3.1 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现状

  本研究结果显示,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总分(14.09±3.95)分,许义[8]的研究高于此总分。原因可能是:①本研究纳入的研究对象均为早期PD患者,患者刚接受PD治疗,尚未明确其基本原理及治疗常见并发症等相关知识,对PD操作处于初探阶段,难以对疾病形成正确的认知。②再者,患者早期易出现疾病适应不良,由于操作方法不当或者其他原因,患者常常出现生理机能失调,进而出现一系列适应不良症状,如头晕乏力、睡眠质量差、水肿等,长此以往会影响其健康观和生命观[9],更易发生充血性心力衰竭、高磷血症等透析并发症,从而增加自我感受负担,最终使病情恶化[10]。③知识是行为改变的基础。患者在患病早期难以形成正确的疾病认知态度,其饮食依从性和容量管理依从性较差,易导致容量管理相关问题。只有正确认知PD容量负荷,积极寻求容量管理相关知识,才能有效改善容量管理行为。提示医护人员应加强早期PD患者的健康教育,对患者实施科学有效的容量管理干预方案,使患者能够尽早认知PD操作中存在的潜在危险因素,进一步提高其容量管理行为。

  3.2 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单因素分析

  本研究性别、家庭月平均收入、职业、轮替照顾患者人数在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不同性别患者在PD容量管理行为存在差异,这与Cader[11]研究结果一致。原因可能是:中青年男性支撑家庭的主力军,一旦患病难以早期适应疾病带来的变化,如少食高钠高钾食物、少喝水等,也易产生消极情绪,对疾病治疗采取抵触心理;而女性患者常年操持家务,能够自己调节饮食、饮水等,相比之下其治疗依从性相对较高。此次调查的中青年患者多来自于农村,其家庭月平均收入普遍偏低,相对于经济来源较好的家庭,前者早期容量管理行为较差,这与苗金红研究结果一致。家庭照顾成员较多,患者更能感受来自于家庭的关心,更有信心对待疾病,从而提高其容量管理行为,这与徐飒[12]研究结果一致。提示医护人员加强与患者家属沟通,鼓励家属积极参与疾病治疗,增强患者治疗疾病信心。

  3.3 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影响因素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早期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主要影响因素包括家庭月平均收入、自我效能、社会支持、家庭关怀度。国外大量研究显示[13],PD患者性别、职业状态、经济状况等与疾病适应有关,女性患者经济状况越差越易出现疾病适应不良。这与本研究结果一致。究其原因可能与PD治疗经济负担较重相关,患者难以承受长期巨大的经济支出,因此患病早期其治疗依从性较差。建议国家卫计委应加大慢病管理,虽然国家已将慢性肾脏病、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治疗列为慢性病医疗报销中,但因城乡差异性较大,很多县级医院尚未开展PD治疗,患者需到市级、省级医院进行治疗,其中报销比例因治疗地点不同也会有所变化,因此加剧患者的经济负担。自我效能是中青年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改变的诱因,患者自我效能感增强有助于其容量管理的实施。相关研究显示[14],PD患者自我管理水平的高低受其自我效能的影响。可能的原因:①患者自我效能水平与病友相互支持、家庭支持等分不开,进行有效的干预措施可以提升患者的自我效能,例如共享成功容量管理经验、同伴支持、家属督导等。②自我效能这一新兴概念,包括病友容量管理成败体验、医护人员言语劝说和唤起情感。提示医护人员在对患者进行干预时,可以增添新的干预形式,提升干预效果。社会支持是患者重获疾病信心的重要支柱。相关研究[15]总结了居家老年PD患者的需求,认为来自家庭成员和照顾者的社会支持是影响老年PD患者透析成功的重要因素。家庭关怀度主要测评患者的家庭功能,家庭关怀度水平影响患者容量管理行为。提示医护人员加强与患者、家属之间的沟通,鼓励家属担任监督责任以及积极参与患者容量管理治疗中,提高其疾病感知,帮助患者增强其感知控制能力,从而提高患者容量管理行为。

  4 小结

  中青年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有待提高,家庭月平均收入、自我效能、社会支持与家庭关怀度是中青年PD患者容量管理行为的影响因素。提示医护人员在进行健康教育时应根据患者经济条件适当调整干预内容,同时应增添干预形式,提高患者自我效能水平,鼓励家属积极参与,调动患者治疗积极性,提升患者容量管理水平。近而降低因容量负荷引发的并发症、促进疾病预后。但是,本研究尚未有具体容量管理行为干预措施,仍需深入研究。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