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印度教三大主神的形象变化

发表日期:2020-02-19 23:55:17   编辑:张嘉昕

  古印度神话可以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分为三个时期:吠陀神话时期、印度教神话(婆罗门神话)时期、佛教神话时期。三个时期都有众多神祗,这些神随着时间的变化,地位也在不断地变化:有的神在上一个时期还地位显赫而到了下一个时期地位就不断下降沦为小神;有的神在上一个时期微不足道而到了下一个时期却突然成为大神;同时也有一些神在变化的过程中销声匿迹或者突然出现。那么在印度教神话时期地位显赫的三大主神:梵天、毗湿奴、湿婆在吠陀时期的地位如何,到了佛教神话时期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的事实是,单纯的时间原因并不能使诸神的地位发生变化,真正使这些神的地位发生变化的是隐藏在时间变化背后的社会历史、文化生活、宗教哲学的变化。同样,从诸神的地位变化中,我们也可以窥见由于外族入侵等原因而带来的不同文化思想的碰撞、交汇与融合。

  从公元前三千多年开始,起初的印度河流域文明由达罗毗荼人创造。达罗毗荼人在对外交流的过程中,不断吸收外来的文化,发展和壮大自己的文化而形成印度河文化。后来由于天灾,原先生活在伏尔加河流域的雅利安人一支迁入波斯、一支迁入印度[2]。雅利安人到来的同时也带来了他们自己的雅利安文化,这可以说是印度文化史上吠陀时代的开端:在作为外来民族的雅利安人与以达罗毗荼人为代表的土著民族的错综复杂的斗争中,雅利安文化与印度河文化渐渐融合,逐渐汇成了有一定体系的吠陀神话以及后来各个时期的印度文化。

  毗湿奴

  毗湿奴是三大主神中的保护神,是仁慈和善良的化身,性格温和,具有强大的力量,保护和维持着宇宙的秩序。

  由于毗湿奴的化身非常多,因而我们见到的毗湿奴的形象也很多,而在印度教的造像中,毗湿奴有四条手臂,分别拿着法螺、轮宝、仙杖莲花、神弓或宝剑。他的姿态则一般有:坐在莲花上、躺在千头蛇的身上和骑在迦楼罗身上三种。

  现在,毗湿奴在印度的崇拜者众多,并形成了印度教中势力最大的毗湿奴教派。但是这样一位重要的神在吠陀时期却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神。

  在吠陀时代,雅利安人入主印度,他们主要信奉天神崇拜,而印度本土的土著居民主要信奉祖先崇拜。两种文化相互碰撞从而产生了吠陀时期的神话体系:天神和祖先渐渐平起平坐,形成两大主系列神——太阳神系和月亮神系。太阳神系的诸神有:因陀罗、苏尔耶、密多罗、毗湿奴、双马童等。月亮神系的诸神有:湿婆、伐楼那、阿耆尼、楼陀罗等[1]。

  我们可以看到,毗湿奴在吠陀时代早期只是一个太阳神系中不起眼的小神,在《梨俱吠陀》中也没有对他形象的详细描写,只是说他住在山上,由于他的“三步功绩”而有称号“大步”,他与神王因陀罗的关系密切,经常帮助他杀死恶魔。总之,在吠陀时代的早期,毗湿奴的地位一般,形象朦胧含混。

  在吠陀时代后期,作为上层宗教的婆罗门教越来越脱离民众,丧失生命力,而各种新的思想和观念纷纷涌出。这时,吠陀神殿中的诸神的地位就开始发生了变化,而这些神能否继续生存、地位究竟能否上升,则主要取决于这些神能否被融入新的思想、新的观念、摆脱不再适合民众的旧的思想,重塑自己的个性来适应这些变化。

  对毗湿奴的形象并不清晰的描写,在他后来的地位转变中帮助了他。而那些本身已经描写得很细致、鲜明的神,比如双马童,在后来的地位转变中由于很难融入新的特征,就不能随着时代背景的改变而重塑自己的个性来适应这些变化,从而阻止了其地位的上升[1]。

  在吠陀时代的梵书时期,毗湿奴和祭祀相统一,由于祭祀本身是通往天国的途径,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因而毗湿奴的地位也不可否认地提高了。在后来的往世书中,对毗湿奴十次化身下凡的描写,则最终确定了毗湿奴的地位,使他成为了无数信奉者的精神依托。

  毗湿奴的化身一共有十种:第一次化身为灵鱼摩蹉,在洪水泛滥的时候拯救出人类的始祖摩奴;第二次化身为神龟俱利摩,辅助众神搅乳海获得不死的甘露;第三次化身为野猪筏罗柯,救出了沉在洪水中的大地女神;第四次化身为人狮那罗辛哈,杀死魔王希兰亚卡西普;第五次化身为侏儒筏摩那,作为三步神,他用三步将巴里踩进地下世界;第六次化身为持斧罗摩,杀掉了很多刹帝利从而巩固了婆罗门的统治;第七次化身为罗摩,杀死罗波那抢回妻子;第八次化身为黑天,帮助般度族夺回王位;第九次化身为佛陀,虽然相传这就是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但在佛教徒的心中并不是这样,在下文会再次提到;最后一次化身为骑着白马迦尔吉的救世主,重新建造新的世界。

  在毗湿奴十次化身的前五次中,毗湿奴是诸神和人类的保护者,有早期太阳神系的神明的特征,但从鱼化身神话中提到的:他不仅拯救了摩奴,而且把梵天不朽灵魂的真正教义传给他。这种传教义的行为已经不再属于早期太阳神系的神明的做法,这里的毗湿奴已经被赋予了一定的宗教性[3]。

  在后来的化身中,由于雅利安人集团内部婆罗门与刹帝利的矛盾,他们对有关毗湿奴的描写进行不同的改造以期获得精神上的胜利,因而使得有关的部分产生了矛盾:在毗湿奴的第六个化身持斧罗摩还在世时,他的第七个化身罗摩就出世了;因为罗摩拉断了湿婆的神弓,持斧罗摩十分嫉妒罗摩并向他提出挑战。此时,毗湿奴的身上已经被打上了这些斗争的印记。这两个集团通过毗湿奴来竞争的行为,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恰恰反应了此时毗湿奴的地位以及重要性。

  其中,毗湿奴的另一个化身佛陀也值得一提,这里毗湿奴的佛陀化身并不是佛教徒心中的佛陀,在这一次的化身中,毗湿奴的身上又有着明显的印度教与佛教竞争的痕迹。毗湿奴的第九个化身中的佛陀的目的并不是教化世人,而是故意怂恿妖魔和恶人否认天神、放弃种姓制度,引导他们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有一点代表邪恶的意味。印度教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把佛教边缘化,并希望借此来消除佛教的影响[3]。

  到佛教时期时,印度教中的神的地位由于宗教不同的原因也在大幅度的下降,这里需要特别说明佛教与印度教的关系。佛教本来是公元前五六世纪反婆罗门教的沙门思潮中的一支。由于它是后起的、反婆罗门的,所以原有的神灵地位就被贬低了。佛、菩萨、罗汉、金刚才是佛教原创;婆罗门教原有的神魔,就直接被佛教拿来放在了六道、五趣和十界里。所谓“天龙八部”,就是原本的天神的意思。梵天是佛教里的“大梵天”;毗湿奴是“那罗延天”或“遍入天”;湿婆是“摩醯首罗”或“大自在天”,还有个化身大黑天。除了印度教中的三大主神之外,吠陀时期的神王因陀罗在佛教中也有一席之地,佛教称之为“帝释天”。这些天众,主要作用就是给佛菩萨护法,在佛菩萨说法时听讲鼓掌,没有很高的实际地位。

  所以,在佛教的神话系统里,印度教天神地位很低。佛陀、菩萨、罗汉的地位都比天众的地位高。佛教虽然在印度起源,但是真正的发展壮大是在中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佛教中的人物更熟悉的原因。

  佛教出现后曾经对印度教造成了影响,所以我们也可以理解印度教通过毗湿奴的第九次化身为佛陀的神话来企图削弱佛教对其影响的行为。

  毗湿奴在佛教中,被称为那罗延天,是力大无比的力士,有着金刚不坏之身,这一点保留了他曾经作为太阳神系的神的特点。但是,此时作为力士的那罗延天的地位和在印度教中作为世界的保护者的毗湿奴的地位相差甚远。佛教对毗湿奴的神性的改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弱化、降低了他的地位;二、较多的尊重了他原来的特性,把佛教的新的故事纳入这个特征之中[3]。

  湿婆

  在最早的印度河文化中,湿婆的原型是达罗毗荼人信仰的一头三面神——百兽之王[2],在后来的吠陀神话中,湿婆的原型是楼陀罗。在吠陀时代后期,楼陀罗替代了月亮神系中的重要神祗伐楼那而演化成为湿婆。

  湿婆是三大主神中的毁灭之神,作为破坏神,他负责在旧时代结束时毁灭世界以便为新世界的再生做准备,而他毁天灭地的伟大力量则来自于他的刻苦修行。因而在印度教的造像中,他的形象通常是一位瑜伽苦行者,他赤身裸体,腰围一块兽皮,挂着骷髅项链,缠着眼镜蛇,皮肤白皙,有着蓝色喉咙,三只眼睛。额间的第三只眼只要一睁开,就会喷出烈焰毁灭一切。

  湿婆是三大主神中力量最强大的神,有一个关于他们三位神的力量比较的故事是:一天,梵天和毗湿奴想打赌比较他们谁在世人心中的地位更高,就在他们正在思考如何证明自己的伟大的时候,他们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根巨大的火柱,他们想知道这根火柱的源头在哪里,于是毗湿奴就化身为一头巨大的野猪沿着这根火柱向下寻找了一千年,梵天则化身为一只高飞的天鹅向上找了一千年,但是他们都没有找到根源,当他们再次回到原处的时候,发现湿婆已经在他们原来的位置等着他们了,这时他们才发现这根火柱就是湿婆的林迦。这个故事说明在印度人的心中,湿婆的力量是最大的。

  在《梨俱吠陀》中,作为湿婆原型的楼陀罗几乎没有什么功绩,他外貌彪悍,经常作为牲畜的保护者,而在梵书中,他又成为了牲畜的杀戮者。因而我们实际上可以认为湿婆具有双重人格:一方面是力量强大无比的毁灭之神,一方面又是替人畜治病的医生。在史诗中,人们保留了他和牲畜的关系,把他对牲畜虐杀的一面演化为新的功绩——破坏和毁灭[1]。

  关于他的地位,也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原先在湿婆在三大主神中的地位是最低的,被人瞧不起,他的岳父(梵天之子)在一次举行宴会的时候竟然没有设置他的席位。他的妻子受不了这种羞辱投火自焚,湿婆知道后十分生气,大打大闹,不可收拾。后来梵天出来调停,宣布今后只要举行祭祀就必须设置湿婆的席位,从此,湿婆的威名大震,谁都不敢小看他了。

  而真正奠定他三大主神之一的地位的还是他毁灭三城的功绩:有三个恶魔,他们分别统治着金城、银城和铁城,天神们经常受到恶魔三兄弟的骚扰,却一直攻打不破他们的城池。梵天告诉天神们说,只有湿婆能够打败他们。后来湿婆接受天神们的请求,等待了一千年,当三个城连在一条直线上的时候,睁开了第三只眼将这三座城毁灭。

  在佛教中,由于他的机缘还未成熟,所以他在佛教中扮演的是护法神的角色。他居于色界之顶,有大自在天、伊舍那天等多个名称。他是十二天之一、守护在东北方。

  梵天

  梵天是三大主神中的创造之神,他的形象在不同的地区有所差别,但共同的特点是有四个头、四张脸、四条手臂,手持《吠陀》和权杖或一把匙子,或一串念珠,或一张弓,或一个水罐。他的四只手臂也是有象征意义的,右后方的手臂象征心灵,右前方的手臂象征右前方手臂象征自我,左后方手臂象征智慧,左前方手臂象征自信。

  关于他四面神的形象也有一个传说:相传,梵天原本只有一个头,他从大拇指上生出了第一个女子娑罗室伐蒂,为文艺女神,美艳无比。于是梵天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这位姑娘被梵天炽热的目光看得局促不安,便不断走开来躲避他的凝视。但无论她躲到他的右边、左边还是背后,他都在每个方向长出一个新的头。最后她不得不升上天空,但那里又出现了第五个头注视着她。文艺女神无奈,只得嫁给了他。后来,梵天头顶上的脸被湿婆削去,所以他常以四面神的形象出现。

  《梨俱吠陀》中并没有梵天的颂诗,他有一个重要的称号是“生主”,但这个称号在吠陀中也被用于对一些其他的神,比如因陀罗、火神阿耆尼、酒神苏摩、太阳神,因而梵天在吠陀时期的地位很低。和毗湿奴的“逆袭”经历相似,他也是在梵书和往事书中和祭祀联系在一起,才使得地位逐渐上升,在往事书中,“生主”就已经变成了梵天的专属称号。

  梵天作为创世神,名义上应该是地位最高的神,但是梵天的实际地位却没有毗湿奴和湿婆高,在对印度人民的影响方面,梵天也远不如毗湿奴和湿婆。在一种创世论中认为,每一次世界毁灭以后的再生过程首先是从沉睡的毗湿奴的肚脐中长出莲花,梵天出现在莲花中然后再开始创造工作。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来甚至连梵天的创世神的地位都受到了冲击。毗湿奴有很多的化身崇拜并形成了印度教中势力最大的毗湿奴教派,湿婆没有化身崇拜但是有林迦崇拜,也形成了在印度教中地位仅次于毗湿奴教的第二大教派湿婆教。而梵天则没有形成自己的教派,并且专门供奉他的神庙也很少。

  那么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首先,我认为这可能与梵天的“只管创造,不分善恶”的特性有关,与毗湿奴作为人们的保护神地位相比,梵天显然不会更受人们的关注;其次,梵天本身并没有很多的英雄壮举,他的威望更多的是来自于他本身创世神的地位而不是他的功绩;此外,梵天是世间万物的创造之神,他的神性中有更多的哲学成分,使得梵天自然具有一种神秘、玄虚、超然的神性,制约了他发展成为宗派崇拜神[4]。

  到佛教时期,梵天与因陀罗一起成为佛陀的护法神,是色界初禅天之一,寿命一劫半,密教将其列为十二天之一,守护上方。这一地位和宇宙每一劫的创始者的地位相差甚远,梵天在佛教中同毗湿奴与湿婆一样,离开了主神的神坛。到了笈多王朝以后梵天逐渐变成一个抽象神的代名词,他的意义主要停留在宗教哲学的思辩意义上,与现实生活失去了联系,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4]。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