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论法兰克福的批判精神对当代中国的借鉴与反思

发表日期:2020-02-11 21:50:46   编辑:周俊杰

  摘要:由于关注的问题具有共通性,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性精神和理论对于当代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具有重要的反思和借鉴意义。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当属工具理性批判以及大众文化批判这两种代表性的批判思想。建设中国特色的现代化,我们应吸取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训,而力求把现代化的代价降到最低。

  关键词:工具理性批判 大众文化批判 中国现代化 法兰克福学派

  纵观20世纪,法兰克福学派在西方众多的哲学流派中,以其对于西方工业社会的弊端的揭示和对于理性霸权的批判,而格外的具有实际的影响力和吸引力。直到今天,法兰克福学派许多深刻的见解和认识仍然发人深省,法兰克福学派始终坚持着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精神,而对于科学技术、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批判和反思也已经成为了其理论宗旨。虽然在发展过程中,法兰克福学派与马克思主义精神渐行渐远,但是对于刚进入现代化的大门,面临着许多的现代性自身无法克服的矛盾本身的我国,其社会批判理论仍然具有巨大的借鉴意义。

  一、工具理性批判之于中国现代化建设

  (一)工具理性批判

  法兰克福学派对于“工具理性”的概念实际上源于韦伯的“合理性”理念,他强调了工具和手段意义的合理性,强调了生产过程中形式的合理性,而忽视和否定了人的作为主体的价值和追求的合理性。而法兰克福学派的理论则正是建立在颠覆了韦伯这一理论的基础上。

  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主义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引发了包括法兰克福学派等一大批哲学家对于科技和工业的深深反思。而法兰克福学派则用其特定的方式和语言呼唤人们去进行反思。其代表人物之一的马尔库塞认为科学技术本身也成为了意识形态,其具有明显的工具性和奴役性,起了统治人的社会功能。而哈马斯也阐述了他独到的观点,他认为真正的伴随着科学技术发展的只是人们制度化的工具行为,在工业生产过程中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包括工人在内的生产者实质上变成了自己的产品的附庸,因此本来作为人之有限工具的科技在现代却越来越取得统治地位。在他们看来,现代社会中个人只是资本主义物化生产链条的一环,劳动者被自己的生产物所支配和奴役,而这个社会都将被蒙上浓厚的“物性”色彩。

  (二)中国现代化建设中的工具理性反思

  之于我国的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是要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并强调了“科学技术就是第一生产力”,然而市场经济由于其自身要求等价交换,有序竞争以及一切的商品化和数字化。这就要求了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设之中,必须要求有工具理性。而工具理性的发展必然导致人的价值的忽视和奴役,结合我国现今建设,的确出现了过分的强调经济和生产效益,而忽视了人的价值,甚至以牺牲人和环境的代价来换取经济的增长。而过分的强调科学,也使得许多中国的地方性知识和传统的文化和道德遭到遗弃,他们大多在中国延续了有百年到千年之久,除部分的陋习之外,大多数也都是前人的优秀智慧,不可否认,我国社会的“工具性和物化性”趋势已经渐趋明显。

  毫无疑问,我国要实现国家复兴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必须要解决掉工具理性的弊端,把其负面的效益降到最低。而实现其的最重要一点就是必须要把发展的观念转变为坚持以人为本,坚持科学发展的观念。我国必须明确发展经济和市场的根本目的是为人的发展提供更好的物质基础和条件,并非是仅仅为了实现经济的增长。而我国为了解决目前在经济发展中所遇到片面的追求经济增长而忽视资源和环境的承载力,以及人与自然的冲突等问题,也提出了科学发展观这一理念。在某些方面科学发展观实际上是继承了法兰克福学派的理论观点,以人为本是其发展的核心所在,它强调我们要从西方的工业社会建设中吸取经验,崇尚发展而又不能盲目发展经济,合理利用科技,力求建设环境节约型和资源保护型社会,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科学发展观实质上是一个促成人与自然和谐,实现经济社会永续进步的有限工具理性观念。

  二、大众文化批判之于中国文化建设

  (一)大众文化批判

  大众文化的批判理论也是法兰克福学派学者对于经济、思想、政治全面批判的一个重要课题。法兰克福学派所批判的大众文化并非是传统意识上的大众文化,就如同其代表人物霍克海默和阿多诺所讲:“他们反对的并非是‘大众文化’,而是大众在其中沦为操纵对象的‘文化工业’”。何为“文化工业”?其实质也是一种工具理性,它是工具理性在精神方面的一种具体表现,表现为一种以现代科技为手段,大规模的复制文化产品的娱乐工业体系。“文化工业”由于其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的本质,而不能够像真正的大众文化那样具有大众趣味的多样性,并能够符合大众的真实意愿。“文化工业”采用市场化和商品化的文化生产模式,为了利益而不断的制造虚假的信息和需要去引导大众进行消费。文化工业抹杀了受众的主体性,也导致了个性的异化,大众享受到的并非是精品的文化艺术,而只是一种媚俗、平庸的文化垃圾,以新奇和刺激等为主要特征的文化工业与其说是它引导和满足了大众的文化需求,不如说是其为了经济效益的最大化而创造了大众的需求,不如说是它创造了大众的需求。

  而也正是看到了“文化工业”的这些弊端和不利影响,法兰克福学派的几代学者都将大众文化的批判作为探索的最重要主题。法兰克福学派对于大众文化批判的主要内容有三:1、首先他们反对大众文化的标准化和齐一性,他们认为工业文化的这两个特性扼杀了艺术的想象力和创造性,也是得受众失去了鉴赏性,艺术彻底丧失了其本质。2、他们认为大众文化的操纵性使得大众丧失了自主性。法兰克福学派认为文化传播的过程换言之也是文化操作的过程,而大众文化就是其中的典型,生活在大众文化下的人民的风格、思想、行为以至于内在需求都被其深深地影响着,受众不但做不了大众文化的主人,反而变成了大众文化的奴隶。3、商品化的大众文化使人产生了异化。法兰克福学派认为大众文化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使文化和艺术商品化,文化工业将文化异化为商品而出售给大众,霍克海默的继承者哈贝马斯认为“艺术抛弃了自己的自主性,反而因为自己变为消费品而无比自豪,于是新奇事物就发生了魔力。”文化工业将人们局限于对物质享受的追求,而丧失了深度思考,鉴赏,塑造道德等具有深层意义的能力,而失去了这些,大众也就丧失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性而变成了异化的个体。

  (二)我国文化建设的思考

  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着我国经济和现代化的建设的进行,大众文化也在我国不断的发展且有了一定的群众基础。但是伴随着大众文化在我国的由“生根发芽”到发展壮大,其渐趋非文化的趋势也令人担忧。因此深入的分析和吸收法兰克福学派的大众文化批判理论对于我国的文化建设意义非凡。而关于文化建设,我们有两点必须要做到:

  首先要坚持独创性而拒绝文化工业的齐一化。文化工业的齐一性和标准性不断地消解了文化的独创性,同时也使文化丧失了向上和发展的潜力,文化本身并非是一个僵死的体系反而是无比鲜活的。我国拥有5000年的悠久历史和文化,在文化资源方面的优势可谓是得天独厚,然而我国的文化竞争力却与其极不相符,究其根本就在于我们对于文化软实力的认识仍然不够。由此我国在制定文化战略时,必须要把加强的传统文化和具有独特性的民族文化的保护。而在发展大众文化时,我们需要注重文化的创造性,创新是文化发展的不竭动力,我国只有坚持在文化形式,传播手段和文化体制上的传播,大众文化才能保持其强劲的生命力。因此在建设文化事业时,我国需要继承传统文化的净化,并坚持创新,使得传统文化与当今社会相适应。

  在拒绝文化的齐一性的同时,我们也需要警惕社会的泛娱乐化。就我国目前的社会现实来看,大众文化已经拥有了强势的地位,然而它并没有对大众的文化生活起到真正的充实和推动作用,反而是败坏了文化。在当即社会,流行音乐和言情等小说等快餐文化充斥着年轻一代人的眼球,而电视荧幕则整天被娱乐节目和真人秀所占据,泛娱乐化销蚀了人们的意志和信念。如尼尔.波兹曼所言:“大众文化所带来的娱乐化的生存方式会使人类变成娱乐至死的物种。这种生存方式会给人带来灾难。”在我国大众文化已经占据了强势的地位和庞大的市场,如果能够正确的引导,将对我国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具有巨大的意义。反之,如果其消极作用被发挥,则将会束缚住大众,危害社会。对此我们必须要积极的引导大众文化,为其注入正确的价值观,发挥大众文化正面的导向作用。继续的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马克思主义思想,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只有这样,我国的文化建设才能够保持持续不断的活力和创新性。

  作为人类精神文明宝库中一比巨大的财富,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性理论对于正处于社会主义发展建设阶段的中国来讲,具有巨大的学习意义。然而学习和借鉴并非是代表照搬,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也并非完美无缺,任何理论都会有其局限性。法兰克福学派就显示出了其建设不足,批判有余的不合理性,并在发展的后期带有较强的悲观主义以及改良主义的倾向,而这也削弱了其批判精神。而在我国接受法兰克福思想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全面接受其批判思想的呼声,这是不正确的。对于现代中国的建设,必须要做到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对于其他思想做到取其精华而弃其糟粕,坚持构建和批判的统一,这才是我们正确的应对现代性的表现。

  参考文献

  【1】汝旭华,汪怀君 《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理论及其意义》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人文学院 山东 东营 257061)

  【2】丰子义, 《法兰克福学派社会批判理论与当代中国现代性建构》

  (北京大学 哲学系 北京 100871)

  【3】李健,苏百义 《法兰克福学派的大众文化批判理论和对我国文化建设的启示》 (山东农业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 山东 泰安 271018)

  【4】林力 《法兰克福学派的文化批判理论与当代中国大众文化》

  (厦门大学)

  【5】尤战生 《接受与误读:法兰克福学派大众文化理论在中国》

  (山东大学 文艺美学研究中心 山东 济南 250100)

  【6】王亮 《科学发展观对现代性的扬弃与超越—重估法兰克福学派社会批判理论在当代中国的理论价值》 (河南大学 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河南 开封 475001)

  【7】黄如松 《论法兰克福学派的工具理性批判及其在当代中国的意义》

  (江苏省行政学院 江苏 南京 210004)

  【8】《西方现当代哲学思潮课本》

  【9】(美)尼尔·波兹曼 《娱乐至死》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