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扬琴曲《木兰辞变奏曲》审美过程

发表日期:2020-01-15 23:27:56   编辑:高丽霞

  摘要:在美学中,审美过程描述是一个重要的章节,但书中对审美过程中的各种概念是抽象而又让人难以理解的,不能让人及时的把握含义要领,本文主要是以扬琴独奏曲《木兰辞变奏曲》这首曲子为研究对象,笔者通过对这首曲子的审美来简单阐述审美过程中的各个阶段,让各位学者对审美过程的心里描述概念有一个更深层次的理解。

  关键词:《木兰辞变奏曲》;审美心理过程;审美直觉;审美体验;审美升华

  一件艺术品的欣赏过程是一件直觉而又本能的活动,好像是不依靠任何外界事物便可以刹那完成,但其中却包含着许多错综复杂的心理活动内容,各种心理要素在其中形成一个动态的审美心理过程。审美心理过程大体上是划分为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分别为审美直觉、审美体验、审美升华,在这三个大阶段中也包括了许多下属子阶段。本文主要以扬琴独奏曲《木兰辞变奏曲》为例分析审美过程中的三个基础阶段。

  笔者先大致介绍了解一下《木兰辞变奏曲》,《木兰辞变奏曲》是按照民间广为流传的乐曲《木兰辞》创编而成。曲子中主要表现了木兰为父参军、英勇抗敌的英雄故事,用音乐曲调塑造了花木兰亭亭玉立、铿锵有力的女性形象。曲子中运用了许多特殊演奏技巧如揉弦、拨弦及连续切分音节奏。接下来笔者通过对扬琴曲《木兰辞变奏曲》的赏鉴来仔细诠释审美心理过程的各个基础阶段。

  一、审美直觉阶段

  对于审美直觉,笔者认为是指审美主体在审美活动中,对于审美客体来说拥有一种及时把握与领悟且不需要多加思考的能力,这种能力可以让审美主体马上进入审美的状态。并且这种审美直觉具有直接领悟性和直观感受性的特点。接下来笔者就对扬琴曲《木兰辞变奏曲》的审美感受来解释阐述一下审美直觉阶段。

  《木兰辞变奏曲》是笔者在一次比赛中无意听到的,之前对这首曲子并无印象。刚听到参赛者报曲名为《木兰辞变奏曲》时,便一下就抓住笔者的注意力,脑海中想起在中学时学的《木兰辞》“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这是当时在脑海中产生的疑问,带着这个疑惑,笔者慢慢的忽视大厅中嘈杂的声音,开始专心致志的欣赏这首曲子,全部身心的投入在这首曲子之中。在欣赏之余还查阅《木兰辞变奏曲》的相关知识,对其进行简单地了解。这首《木兰辞变奏曲》扬琴独奏曲是在民间乐曲《木兰辞》的基础上创编而成的,曲子活灵活现的描绘了古代女性英勇抗敌的英雄气魄,用音乐曲调描绘了花木兰瑰丽柔情、亭亭玉立的古代女性形象。这首曲子主要分为五个部分分别为引子、如歌的慢板段、过度华彩段、节奏鲜明地急板段和回忆如歌的慢板尾声。

  在《木兰辞变奏曲》引子部分出来的时候,便充分调动了笔者的各种感知觉来欣赏,将此乐曲在笔者心中的审美感受大大丰富。

  审美直觉是审美心理过程的第一阶段,是非常可贵、重要的一个阶段,但是仍然需要进一步的填充和丰富,更深入的施展审美主体的各种审美心理因素的积极创新作用进入第二阶段,即审美体验阶段。

  二、审美体验阶段

  审美活动过程中的核心环节是审美体验,审美体验是审美的主体在前一阶段审美直觉的根基上,到达了艺术审美活动的巅峰阶段。在这个阶段,审美主体变动其丰富的缔造力和遐想力,让审美主体的感情投入到艺术作品中间,使审美主体的身心得到审美怡悦,在审美主体自身的内在活动中深深刻入了作品的外在艺术形象。

  ]在《木兰辞变奏曲》中,笔者通过对本曲五个部分的分析来阐述审美体验活动。

  引子:曲子开头采用的是一种感叹式的曲调手法,音乐曲调一出来就让笔者感觉到吹打齐奏、锣鼓浩大的恢弘场面。下行的音阶展示,音乐开始回到起始音,使笔者联想到了风雷滚滚、一泻千里、声势浩大的战争场面,最后又缓慢回到烟消云散的战后场面,颇具有戏剧气氛。

  慢板段:《木兰辞》中描绘了君王在大规模征兵,在征兵名册中处处有花木兰父亲的名字,由于父亲年迈,膝下又无长子,花木兰决定为父参军。在慢板段,扬琴的轮音演奏的非常密集且均匀,并采用两种特殊的演奏技巧“揉弦和拨弦”,表现出花木兰多情细腻、柔请中带有一丝刚硬的人物形象。在慢板段,通过演奏者高超的演奏技艺,一唱三叹的表现手法,将木兰为父从军的无奈悲哀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视觉效果上给人一种身体动作与音乐表现绝妙的融为一体的审美感受。

  过渡华彩段:在华彩段部分有一段是过渡段,是根据扩充的乐段中提取的一小部分,逐渐演变成一个短句的重复模进。在感觉上,笔者认为这就像由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花木兰转向将士花木兰的过程,音乐速度由慢渐快,演奏者在弹奏过程中采用的手法是加大双手手臂的力度,每个双音都呈现出饱满而又有力的状态,表现出花木兰在由少女转向战士猝不及防的变化前所展示出的紧张与矛盾之情。

  快板段:在这段演奏中,笔者比较喜欢快板段的演奏无论是演奏手法还是感情处理。快板段的演奏让笔者联想到战场上双方厮杀的血腥场面,这段曲子在速度上一直持续在快速中,音符的连续移位压缩就好似敌我两军刀剑交刃的那种碰撞之声,刚劲有力。随后乐曲越来越急促,乐曲达到一种炽热、激烈的高潮,加扣重音的音符连续进行,让笔者想起了众战士凯旋荣归、百姓锣鼓欢迎的热闹场面。

  再现尾声:这段乐曲是重复再现的第二段慢板段音乐曲调,曲调相同,但乐曲的所表现的音乐意境却大不相同,这段音乐曲调稍比前面的音乐更加欢快、轻松一些,音乐并无前面的曲调悲哀,充分的体现了《木兰辞》中木兰凯旋归来不愿做尚书郎封官加爵,只希望骑上千里马早日回归家乡与亲人团聚,过平静的生活。在此时,音乐再现段出来的时候,笔者设身处地的进入到音乐曲调之中,脑海中便随着音乐曲调联想着木兰回归故乡与家人团聚的场景,感受到木兰与亲人团聚的欢喜之情。

  三、审美升华阶段

  艺术审美过程中的最高级阶段是审美升华阶段,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审美升华是审美主体在审美直觉与审美体验的根基上所达到的一种精神与心灵相对放空自由的状态,并且通过艺术鉴赏审美主体的能动作用,使主体在艺术作品和艺术形象中反省自身,将自己的力量与艺术作品结合,将作品力量完成具体化。

  在经历了前面的两个阶段,再欣赏《木兰辞变奏曲》时,由于对全曲的创作背景及每个乐段表达的内容情感的基础有了一定的理解和认识,自己与曲子产生了一种无法言明的共鸣现象,自己就好像曲子中所描绘的花木兰一样替父从军、为国抗争、功成返乡、回家团圆,暂时忘了自己是在观看比赛,与曲子中的音乐形象形成了一种物我两忘、与形象完美切合的境界。

  四、审美回味阶段

  在经历过前面三个阶段之后,大致已经有了结束的感觉,但这并不意味着整个审美心理过程已经结束,审美升华虽然已经结束,但审美主体的心理活动仍然在持续运作中,审美回味就是审美主体在特殊的审美心理状况下进行的审美阶段。

  审美回味阶段是一种回溯性的心理活动,由于这种活动的运作,是主体不断地回复在知觉阶段产生的审美感觉中。它既有知觉心象,又有影像心象,是一种经由想象组合而成的渗透情绪的‘心象群’。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这个成语所描绘的是以前有一个唱歌名家韩娥,百姓在听了她的歌声之后,其余音在耳边久久回想,不曾离开。以前不曾理解这个成语的真正含义,笔者自我感觉是不会出现这种音乐效果的,都是前人夸大的效果。在听完《木兰辞变奏曲》之后,才深深的感受到这个成语的真正含义。在观看完整首曲子的演奏之后,曲子从引子部分开始到尾声的结束,旋律一直在脑海中盘旋,挥洒不去。旋律完美的展现了花木兰为父从军的细腻委婉之情、战场上拼杀刚勇之情及凯旋归来的欢快之情,笔者被音乐旋律深深的震撼,体会到了音乐中的花木兰的英勇女性形象。

  在音乐作品的赏析中,笔者发现艺术的审美活动是一个较为完全的审美历程,也是一个具有层次的审美过程,这种层次性是审美过程在一定的条件下划分为审美直觉、审美体验、审美升华三个大阶段,其中下面还包含着许多子阶段,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些阶段是分裂的、递进的关系,相反它们之间是相辅相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在彼此交融契合中使整个艺术的审美活动成为一个完整的、错综复杂的、抽象的审美心理过程。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