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四老”的长征精神及其新时代意义

发表日期:2020-03-02 23:58:25   编辑:王佳敏

  摘要:“四老”(董必武、徐特立、林伯渠、谢觉哉)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和杰出的社会活动家,他们是长征的亲历者,是长征精神的培育者和践行者,也是长征精神的具体体现者和诠释者。他们在长征中展现的高尚品格和光辉品质,体现的长征精神,对于我们党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长征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对于全国各族人民在新时代继续传承和弘扬长征精神有着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1934年10月,“四老”跟随中央红军参加了长征。在长征路上,他们不畏艰险,勇往直前,以身作则,团结互助,集中体现了广大红军领导干部的精神风貌和党员风范,激励了千千万万长征中的红军战士。在以往的长征人物研究中,学界更多关注的是长征中主要领导人物尤其是军事方面的领导人物对长征的贡献,而对其他不做军事工作的政治领导干部的贡献关注不多。受石仲泉教授提出的方法论原则的启发,本文试图以长征“四老”为切入点,考察以他们为代表的红军干部是如何在党的领导下贯彻党的决策和开展长征途中的工作,并最终取得长征胜利的,同时希望通过分析和研究他们身上体现的长征精神和模范共产党员的风范,勉励当代人,尤其是共产党员,在新长征路上弘扬宝贵的长征精神,砥砺前行。

  一、长征中的“四老”

  1934 年10 月, 由于在党中央占据统治地位的“左” 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红军未能粉碎国民党军队的第五次反革命“围剿”,苏区革命根据地日渐缩小,为保障党中央的安全,保存红军实力,中央红军被迫撤出中央苏区,实行战略转移。“四老”随同中央机关踏上了征途。出发前,为便于随军行动,中共中央、中央政府、中央军委机关和直属部队编为两个纵队。第一野战纵队由红军总部和干部团组成,为保守军事秘密,取代号为“红星”。第二野战纵队由中共中央、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后勤部队、卫生部门、总工会、青年团等组成,代号为“红章。徐特立、董必武、谢觉哉三人被编在“ 红星纵队” 的红军野战医院干部休养连,而林伯渠被编在“红章纵队”,在财政部任没收征发委员会主任和总供给部长。

  “四老”参加长征时,已年近五、六旬,其中最年长的是徐特立(58岁),其次为谢觉哉(51岁)、林伯渠和董必武(均为49岁)。董必武、徐特立和谢觉哉所在的总卫生部干部休养连,是一支特殊的连队,它名义是个连,实际上只有几百人。这个连队里“大都是老、弱、伤病员和妇女,其中还有小脚的,然而都是受人尊敬的‘老革命’”林伯渠所在的机关是“红军总没收征发委员会”(简称“总设委”),主要负责红军途中的筹粮筹饷,任务非常繁重且艰苦。

  长征途中,董必武担任红军野战医院中央工作团主任,后任没收征集委员会、干部休养连党支部书记,是连队的灵魂人物。作为连队的党总支书记,他被公认为是这支连队的“保护神”,对工作尽心尽责。三连长侯政后来回忆说,“带好这个连队,表面上我们是连长、指导员,实际上主要是靠董老的威信”。

  “四老”中年纪最大的徐特立在长征中不仅能忍受艰苦、自力更生,而且注重言传身教,事事走在前头。更为可贵的是,在艰苦的长征途中,徐老始终不曾忘记教育家的天职,在连队里,只要有机会,就教战士学习文化,而且非常爱护途径地方的文化教育事业,受到当地人们的高度赞扬。

  林伯渠在长征途中任中华苏维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供给部长兼没收征发委员会主任,主要负责没收征发工作,筹粮筹款,以保证部队的粮秣供给,为长征取得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在执行打土豪任务的过程中,他带领的部队始终坚定不移地严格执行党的政策,遵守革命纪律;到了少数民族居住区,他更是着重强调注意党的民族政策,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在平时的行军中,林伯渠也总是以身作则,身体力行,对部队的供给工作兢兢业业,把筹粮工作分配的井井有序;行军途中,还时刻不忘宣传党的政策。经过艰苦而又细致的工作,红军每到一处,后勤工作都得到了当地群众的大力支持。

  长征中,谢觉哉身体状况较差,所以组织上没有给他安排具体工作。但是他一路上不仅自己战胜了重重困难,而且还帮助伤病员同志战胜困难,协助组织做了很多思想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艰辛的路途中,他始终意志坚定,保持着革命主义乐观精神,坚信革命只是暂时出现了挫折,将来一定会成功,还常常鼓励和教导身边的战士们,要学会在困难中要看到希望,看到光明。后来他在回忆长征中的日子时,曾对一个青年说过:当时,看样子真是苦,但心里充满希望,坚持走出草地,就是最大的快乐。甘与苦都是比较而言,快乐常常不在艰苦之后,而在艰苦之中这四位老革命家意志坚定、不畏艰险,乐观豁达、感召力强,可谓“长征中一道风景他们在长征中所展现的精神风貌和党员风范,深深影响了一大批红军战士。曾三曾回忆谢老对他的影响时就说:“和他相处,必受感染,就象有一团熊熊的烈火在心中燃烧” 肖月华想到徐老时,也感叹:“长征,四十多年了!不管时间多么久远,徐老那种艰苦奋斗、舍己为人的革命精神,却时刻在我的脑子里翻腾二、“四老”身上体现的长征精神

  2016年10月21日,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提炼了长征精神的基本内涵:“伟大长征精神,就是把全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坚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坚信正义事业必然胜利的精神;就是为了救国救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精神;就是坚持独立自主、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精神;就是顾全大局、严守纪律、紧密团结的谨慎;就是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患难与共、艰苦奋斗的精神。”

  然而,长征精神的形成,离不开长征亲历者的塑造和凝练。“四老”作为长征的亲历者,是长征精神的培育者,是长征精神的践行者,也是长征精神的具体体现者和诠释者。

  (一)革命必胜的理想信念和忠诚于党的坚定立场

  长征是对每一位红军战士理想信念、意志、品质以及体质的严峻考验,尤其对于年迈的“四老”而言,长征中的艰辛不言而喻。但是“四老”始终抱着无比坚定的革命理想信念,坚信正义的事业必定胜利,把自己的身家命运和民族、国家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不仅战胜了恶劣的自然环境,而且经受住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最后跟随大部队走完了长征。

  首先,“四老”坚信革命事业必定胜利,红军必定有出路。长征途中,前有顽敌,后有追兵,同时还面临着自然环境的挑战,形势极其严峻在这样严峻的困难下,一些同志对革命前途产生悲观失望情绪,极个别人甚至选择离开革命队伍。“四老”虽然对党和国家的命运、革命的前途充满了忧虑,但是他们却始终相信眼前的失败只是暂时的。“四老”的这种信念不仅体现在口头上,更加体现在他们的行动上。如谢老在长征中始终把印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内务部”字样的印章视若珍宝,总是随身携带,因为他始终怀着这样的信念:印章是红色政权的象征,将来还用得着。后来他一直把这枚印章带到陕北。在行军休息时,“四老”还经常聚在一起给大家讲革命传统,讲古今故事,鼓励战士们在困难中看到希望,看到光明,并告诉同志们,革命不是一帆风顺的,革命就是要能吃苦,要克服困难,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例如,徐老总爱教育战士们学习孙大圣的大无畏精神,什么困难,什么妖魔鬼怪,统统战而胜之。而谢老常常讲述列宁领导革命运动,如何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艰苦斗争,最终取得胜利的事迹。

  “四老”坚定的信念和行为潜移默化地感染并激励了许多的年轻战士,使他们更加坚定了革命必胜的信念。

  其次,“四老”政治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敢于与错误路线作斗争,坚决拥护党的正确主张。“四老”是党的正确路线的忠实拥护者,坚决抵制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错误和以张国焘为首的分裂红军的行为。第五次反“围剿”以来,“左”倾错误路线给中国共产党和红军造成严重损失,并把中国革命引向了危险的边缘。无情的事实使广大党员干部认识到毛泽东思想的正确。在长征途中召开的遵义会议,指明了革命前进的方向,更加激发了广大红军战士的斗志。“四老”知道后极其高兴,坚决拥护遵义会议的正确决定,热烈欢庆毛泽东同志重新回到中央领导岗位上。当时正患有疟疾的谢觉哉,听到这个消息,异常兴奋。在高级干部传达会议的决议时,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作了重要发言,他高兴地说:“毛泽东出来领导红军,事情好办了面对张国焘对抗党中央,分裂红军的罪恶行径,林伯渠非常愤慨。在巴西阿西的急行军途中,他曾作《长征》诗一首,痛斥张国焘的分裂活动。而董必武从莫斯科回国后直接去了中央苏区,就是不想同一贯专横跋扈的张国焘一起工作

  (二)吃苦耐劳的朴素作风和恪尽职守的奉献精神

  “四老”在长征途中从不因为自己年龄大,要别人照顾,或寻求特别照顾,反而以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优秀的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日常的行军和工作中,他们总是“带头忍受艰苦,带头完成任务,带头遵守纪律,带头做好思想工作”,恪尽职守,以身作则,充分展现了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首先,“四老”特别能吃苦耐劳、自食其力,并且自觉地发挥模范作用。长征途中,“四老”有着惊人的毅力,不怕困难,不畏艰苦,忍耐能力极强。为躲避敌人,红军战士常常雨夜行军、急行军,天黑路滑,又累又饿,“四老”从不掉队,趁大家休息时,自己仍继续赶路。爬雪山时,他们每个人拖着一根木棍,一步步往上爬,实在没力气了,就拽着马尾巴继续爬。粮食紧缺的时候,他们也同战士们一起下地割麦,忍饥挨饿,有时宁愿自己吃草根树皮,也要省下粮食给有困难的战士们吃。由于年龄大、身体弱,“四老”还要忍受身体上病痛的折磨。如遵义会议后,部队继续北上,当时正在生病的谢老天天发高烧,有时烧得不知人事,但一声令下,他爬起来就随军出发,一双脚软得象踩棉花,依然咬着牙走。

  “四老”不仅能忍、能吃苦,而且凡是自己能解决的事情他们都亲力亲为,从来不愿给组织上和同志们增加负担,反而常常自觉地发挥带头作用。例如,徐老常常自己烧热水洗脚,烧开水喝,有时自己煮点面糊或者野菜吃一顿;他头上戴的帽子,身上穿的衣服,脚上穿的鞋子,烂了自己补;米袋、伞套自己缝,还用羊毛编线织衣袜手套,用羊皮缝衣袋有时途中行军赶路,同行的战士们都很累,但是徐老仍然坚持赶上大部队,因为他觉得:“我认为我应该做模范,不应该掉队,我一个人单独去赶队伍。”“四老”老当益壮的精神,使战士们无不深受感动。

  其次,“四老”在做群众工作时,总是模范地带头执行党的政策和遵守革命纪律,充分展现了红军的纪律和素质,赢得了广大群众的拥护和欢迎。在这过程中,对于革命和红军的宣传也做出了重要贡献。如林老在筹粮工作中,尽管时间紧迫,但他总是反复向执行打土豪任务的同志交待,要坚定不移地严格执行党的政策,强调切实把情况调查清楚,哪家该打,哪家不该打,千万不能搞错,损害群众利益。对于没收来的财物,林伯渠也一再严格要求执行革命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绝不允许私拿、私分一点东西。为此,还健全监督检查制度,保证每位战士都能严格遵守。红军行军到卓克基时,为执行党的民族政策,董老所带的连队严格遵守群众纪律,为了充饥,亲自带领战士挖野菜吃。离开卓克基时,还嘱咐指战员拿出几块大洋酬谢老百姓的青稞钱。还有徐老,每次到了宿营的地方,他都要反复提醒大家注意群众纪律,爱护群众的一草一木,不拿群众时一针一线。队伍出发前,他带头把借来的东西还给老百姓,督促大家捆稻草、上门板,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完事后,他还到各处仔细地检查一遍才离开那个地方。正是因为像“四老”这样的千千万万红军战士的与群众紧密结合的行为,才取得了群众的信任,并最终在群众的帮助下取得了长征的胜利。

  再次,“四老”对本职工作兢兢业业,尽心尽责。长征途中,“四老”除了跟随大部队行军,还肩负着党的工作。对于党交给的工作,他们本着“革命的小事当做大事来做”的全心全意为党为革命事业服务的精神,兢兢业业、尽心尽责地完成。董必武担任干部休养连党支部书记,被连队的人称赞是个“三不停”的人。一是脑子不停。每次出发前,他总是会周密地预测前进路上可能发生的问题,设想好应付困难的方案,嘱咐战士行军应注意的事项。二是手脚不停。每到驻地,董必武把背包一撂,总是要到战士的各住宿地查看一遍;出发前,董必武比别人起得都早,看看炊事员是否已经在做饭;临出发,他每次都要带指导员李坚贞、连长侯政一个住地一个住地检查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情况。三是嘴不停。每到驻地,他常常寻找机会向人民群众宣传红军的宗旨,宣传党的政策;还常常向聚集在他身边的战士讲革命传统,讲古今故事;有时还和徐特立、谢觉哉在一起吟诗作赋,用这些方式教育、激励战士,鼓舞战士用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战胜种种困难林伯渠把所负责的没收征发和筹粮筹款工作总是做得井井有条,合情合理;同时他还十分注意宣传工作和宣传效果。他告诉大家,分地主的东西决不能忘了教育群众,要进行耐心的宣传和动员工作。由于宣传得当,群众不仅不害怕红军,反而还乐意参加红军,为红军当运输员和向导。

  (三)生死与共和患难相依的革命友谊

  “四老”在长征途中,彼此及与其他战士之间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这种友谊后来成为他们相互扶持、相互激励为革命和建设作出巨大贡献的精神动力,有些人甚至表示“四老”在长征中的风范影响了他们一生。

  首先,“四老”总是关心他人多于自己。在长征途中,“四老”对战士们的关心大到思想政治教育,小到生活琐碎细节,不仅从物质上关心,更多地是精神上的关心和爱护。长征的路上,时常要跋山涉水,党组织考虑到“四老”的年纪和身体状况,为他们每人配备了一匹马,但他们从不独享,总是用来驼伤病员,或为女战士们驼东西,或驼书、粮食。战士们为他们弄到的生活物品,如睡觉的木板、暖水壶、药等,他们总是拒绝,让给更需要的战士用。有一次谢老在途中发高烧,他坚持不吃药,总说:“药非常紧张,要留给重病号和伤员同志们用。我这点小病算不了什么,歇一会儿就会好的而林老作为总供给部长也总是想方设法给女战士们多发一些生活必需品。年轻的女战士们内心都非常感激,邓颖超为此特别称赞林伯渠说:“他这个供给部长,照顾我们真周到。”“四老”的这种细致入微的人文关怀、崇高的革命情操和高尚的道德品质,温暖激励了许多长征中的红军战士。

  除此之外,“四老”还特别关心和重视战士们的思想政治教育。董老常常告诫战士要有“三顶”精神,即顶得住困难,顶得住表扬,顶得住批评。有人发牢骚怨气,“四老”也常常找他们促膝谈心。“四老”以自身坚定的政治立场与行动,对广大战士进行深刻地思想政治教育,影响了一大批的红军战士,使他们始终牢牢地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

  其次,“四老”之间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长征途中,面对自然环境恶劣,生活物资紧缺的困境,“四老”之间仍是互相谦让,互相关怀,宁愿自己忍饥受冻,受苦受累,也要帮助对方度过难关。有一次过草地时,还没有走出草地,谢老的青稞麦已经吃完,当时他正在生病,身体十分虚弱。徐老就马上把自己忍饥节省下来的二、三斤干粮全部给了谢老,而自己只吃野菜。谢老后来回忆说:“要不是徐老让给我的那些粮食,增强了我的精神和体力,也许我已经永久地躺在草地上了(四)老当益壮和顽强乐观的精神

  首先,“四老”精神矍铄,顽强乐观。长征中的“四老”虽然年迈,但是却始终保持着乐观的精神状态。董老头戴红星帽,身穿灰布军衣,腿上打着绑腿,脚蹬草鞋,俨然一副军人的模样。徐老须发斑斑,身体消瘦,却总是生气勃勃。谢老总是笑呵呵的,拄着棍子,有节奏地迈着步子。林伯渠手提马灯、拄着拐杖,戴着一双近视眼镜,镜片后的眼睛闪着刚毅的神采。

  “四老”不仅精神矍铄,而且意志力非常顽强,不屈不挠。面对突然袭来的敌机,他们临危不惧,反而还笑着说:“炸弹落地不开花,这是马克思在保护我们。”“这是马克思还叫我们继续干下去,因为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嘛还有一次,红军被敌人发现,敌人拼命地追击,敌众我寡,红军只能一边打一边跑,一口气跑了十多公里,甩掉了敌人。这对一个青年人来说,都很吃力的,然而已经五十八岁的徐老,事后还幽默地说:“那真是一次长跑竞赛呀!”凶险的长征途中,“四老”始终保持着这样乐观顽强的精神,这种精神不仅支撑着“四老”走完了长征,同时无形中也鼓舞了其他战士,克服一切艰难险阻,走完长征。

  其次,心胸宽广,高瞻远瞩。“四老”是有远见卓识的人,他们并不被眼前暂时的失败所局限,而将目光伸向革命胜利后的生活。例如,徐特立在艰苦的环境里,也不放弃他的革命教育实践。只要有机会,他就坚持且很有耐心地教红军战士学习文化、学习新文字。他常常严肃地向妇女红军战士指出:中国妇女不仅要在政治上翻身,经济上翻身,也要在文化上翻身。红军中的女战土,是中国妇女革命的模范,更应该做文化的主人此外,徐老还特别热爱文化教育事业和保护历史遗迹,得到当地人民的广泛赞誉。“四老”身处逆境,依然能够放眼未来。正因为有这样的胸怀,所以站得高,看得远,才把长征看成是对红军的深刻锤炼,因此才更加坚定革命的信念和必胜的信心。正如林伯渠所说:“革命,就象一座大熔炉,它可以熔掉我们思想上的杂质,把革命者冶炼成为一块块纯钢三、“四老”长征精神的新时代意义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同志就曾说:“夺取全国的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新中国成立,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过艰苦的探索和曲折实践,我们国家开启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迈上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长征之路。“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今天我们要走的长征路,虽然与当年的长征路有很大差异,但依然是具有开创性、艰巨性、复杂性的事业,依然要发扬当年在长征中由众多红军战士用血和泪铸就而成的长征精神。在新时代下,研究和学习以“四老”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身上体现的长征精神,对于坚定地走好今天的新长征路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首先,在加速实现“中国梦”的过程中,大力发挥“四老”长征精神的动力作用。习近平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指出:“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我以为,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中国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与“四老”长征精神有着深刻的一致性,也就是说,在精神动力方面,中国梦的实现需要“四老”身上体现的长征精神,即需要坚定地理想和信念,需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需要忠诚于党的坚定立场;需要恪尽职守的奉献精神;需要全中华民族的团结合力。

  其次,以“四老”长征精神,助力“关键少数”发挥“关键作用为政之要,唯在得人;治国理政,关键在人。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系列讲话中多次强调要抓住“关键少数”,发挥“关键少数”的“关键作用”。所谓“关键少数”,就是指事物发展过程中数量虽少但作用很大、起引领作用的因素。党的各级领导干部作为执政兴国的骨干力量,是毫无疑问的“关键少数”。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就是牢牢牵住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的“牛鼻子”。“四老”在那个时代就是党的“关键少数”,正是因为有他们这样的人存在,发挥先锋模范作用,才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和进行了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当代人通过学习那些“关键少数”,即包括长征“四老”在内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如何艰苦奋斗的,一定能从中汲取力量,奋勇前进,走好新长征路。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