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查重

语言的历史——《历史语言学》读书报告

发表日期:2020-01-17 10:03:56   编辑:米垚

  【摘要】

  历史语言学是语言学学科下研究语言变迁、语言之间关联的一个分支,它在语言学的研究中是非常重要且基础的领域。徐通锵先生的《历史语言学》是其多年历史语言学教学工作成果的汇编,是历史语言学方面十分重要的作品。本文将在梳理《历史语言学》一书内容的基础上分析历史语言学的主要研究内容,语言的演变以及历史源学与现时语言类型的关系。

  【关键词】

  历史语言学;语言的演变;

  语言类型徐通锵先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理论语言学领域最具发言权的学者之一,一直致力于中国语言学的理论建设,提供了一种,积极联系汉语语言实际情况和语言材料分析梳理的研究范式。与此同时,他在语言变异、方言比较和汉语音韵方面有较为深入的研究。20世纪80年代以来,徐先生在北京大学中文系从事历史语言学的教学研究工作,而《历史语言学》一书就是他从多年的课程教学的讲稿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

  一、历史语言学的研究内容历史语言学作为语言学的一个分支,主要研究语言的变迁、语言之间的关联核实语言研究中的历史比较的方法。研究语言变化对于理解人类语言和人类的语言能力十分重要。对于一种语言的历史研究,往往能够揭示其史前的发展和其早期和后期变体之间的联系,而不同语言的历史研究则能为不同语言的亲缘关系的确立提供可靠的线索。历史语言学的研究还可以帮助我们对于经济、社会、文化以及心理等因素在语言变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有更深刻的认识。

  历史语言学是研究语言历史发展的学科,所以其研究对象为各种具体的语言,其中包括同种语言中的不同方言,而研究材料则为现存的人们所使用的语言作为活材料以及各种文献记录作为死材料。最终的研究任务是根据这些材料总结出一般性的研究理论。书中根据不同的分类标准,将历史语言学的研究分为语言的发生(谱系)分类,语言的地域分类以及语言的类型分类,并且解释了语言的类型分类、地域分类对谱系分类的影响。而后从语言的形态变化、语音对应以及书面材料的运用来考察语言的亲属关系,梳理了语言的分化和语系的形成。由此提出了汉藏语系的概念并加以论述。在徐先生看来,历史语言学的研究分为历史比较法和结构分析法两种。历史比较法是比较方言或亲属语言的差异以探索语言的发展规律的一种方法,通过几种亲属语言的差别比较,找出对应的语音关系然后确定语言间的亲属关系最后重建这些语言间的共同源头。而结构分析法的理论基础是德·索绪尔的语言系统说,他认为语言活动是异质的,而语言却是同质的系统。

  作者从结构与音变、音位的链移和音系的演变和内部拟测三个层次来解读。讨论过语言从一阶段到另一阶段演变的过程之后,作者又开始论述语言从一地区向另一地区传播阶段的问题,提出了“扩散”的概念。谱系树理论假设语言处于不断地分化过程中,在第一个分化点之前的时期的语言称为原始语或母语,从分化点分叉出来的分支称为子语或女儿语,而后按照同样的方式不断分化,直至形成现在世界上多种多样的语言或方言。语言本身没有生命,不会扩散;它的扩散完全是由人员的流动造成的,因而需要联系人民的迁徙、社会环境的改变来研究语言的扩散。

  二、语言的演变作者首先提出了“有序异质”理论,它认为语言不是一种同质的系统,而是一种有序异质的结构;每一个语言社团所说的语言可以分为若干个子系统,这种子系统相当于德·索绪尔所说的语言系统。语言的变化首先从变异成分的变异开始,而后逐步地从这一社会人群扩散到其他的社会人群而完成演变的过程。在语言变异的过程中,存在一定的变异规律和音系结构格局的调整,而这种调整与语言在空间上的差异有一定的关联;同时,也存在一定的语法渗透和语音的例外情况。语言的演变有“变化”和“竞争”两种方式。其中竞争是一个挤掉另一个,完全取而代之的演变过程,体现语言在空间上的横向扩散。而汉语的文白异读就是这种竞争的一种典型表现形式。它是有待历史语言学去开垦的一块重要的处女地。文白异读的所呈现的主要的变异形式为叠变式变异。本书的最后一部分作者用内部拟测法和历史比较法两种方法讨论了文白异读以及语音的叠变式变异,并且分析了两种方法的优劣,最终得出了两种对立理论相结合的理论解释。

  三、历史语言学与语言类型历史语言学尽管研究的内容是语言的变迁、语言之间的关联等,但其本质依然是语言的不同类型的比较。人类语言的发展经过了一个由极少到极多后又逐渐减少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形成的现在依然使用的诸多语言,以及相应的不同的语言类型,是历史语言学研究的起点和基础。而历史语言学则是从一种历史的角度去研究现时的种种语言的变化发展的踪迹,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去梳理一种语言的出现演变和发展,最终对于现时的语言达到更深入的理解和看法。语言类型的研究就要关注不同语言的用法和意义的来源解释,了解用法和意义的历史演变,所以语言类型的研究需要以历史语言学的研究为基础。可以看出历史语言学与现时的语言类型的研究是相辅相成的,两者研究对象其实是相同的,只不过前者着眼于语言的过去而后者着眼于当下。历史语言学为语言类型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材料基础,而历史语言学的研究又必须以现时的语言类型研究为参考依据。在语言学的研究中,两者都是十分重要不可或缺且基础的内容。

  【参考文献】

  1.徐通锵,《历史语言学》,第一版,北京,商务印书馆。

  2.伍铁平,“再评徐通锵教授著《历史语言学》”,广东教育学院学报,2006年06期

温馨提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